Categories
History 历史典故

淘金160年老铺Oppenheimer之江湖传奇

在加拿大西部,许多年前,穷人家孩子的圣诞节的回忆包括了壁炉前袜子里的一颗橘子。亚热带水果的柑橘,作为舶来品,曾算是体面的圣诞节礼物,这个传统至今还存在。早在1891年就把日本橘子引进大北方国土加拿大的,是这篇故事的主角Oppenheimer兄弟集团。

Categories
History 历史典故

漫漫淘金路:BC省之前世今生

有些人习惯说加拿大是个历史很短的国家,建国于1867年,而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卑诗省、BC省)加入加拿大联邦,也不过是1871年,所以历史短浅。这种说法并不正确。在白人成立加拿大联邦之前,北美大地不是莽荒之地,原住民也并不是处于原始社会。他们有自己的不同族裔、邦国、定居地、村庄或城市、信仰、法律、社会制度。把原住民创造的文明一概抹杀,只承认殖民者成立的政治实体即加拿大联邦,其实是非常傲慢无礼的做法。

这是这篇文章的前提。以后再谈谈殖民地之前的故事。这篇集中在淘金热之后的BC省。

历史上多次兴起席卷北美的淘金热,不但吸引了淘金客,也带来美国人吞并盛产黄金的“Caledonia”区的巨大胃口。英国政府起初并不重视这点“毛皮交易之处”,却发现南来淘金客已经大军压境,赶忙将之纳入英属哥伦比亚区殖民政府加以管理,而后再加入依旧属于英国殖民地的加拿大联邦,最终避免让其被美国笑纳的命运。

Entrance of Fort Langley National Historic Site
Fort Langley National Historic Site

北美最早的淘金热始于美国。1846年墨西哥战争中,美国攫取了加利福尼亚地区。1848年加利福尼亚Sacramento河谷发现金子之前,一个叫做Yerba Buena的北部村子几乎全部是西班牙裔人士,人口只有800人左右。但发现金子后,白人疯狂地涌入这里,用武力驱离原住民Cherokee部族,把他们从自己祖祖辈辈定居的地方赶走且强迫他们徒步迁往先在的俄克拉荷马州地区,数千人饿死累死在路上,留下一条“血泪之路”。小村人口在1850年就已经飙升到25000人左右,加州也正式成为美国一个州,Yerba Buena的名字也变成了San Francisco。华人耿直地称之为:旧金山。传说是遍地黄金随便捡,人人做着发财梦。黄金狂热带来的是罪恶与暴力。城中随意杀人抢劫,市民自发组织审判团私刑处决、鸦片窑、妓寨遍地,高档水晶灯照耀着豪华舞厅销金窟。很快加州黄金在1850年左右就已经挖光。淘金客这时开始把热切的眼光投向北方。

随后在美国西部各地零零星星不断有黄金“发现”,但这些发现带来的都是白人淘金客之间的纷争以及对原住民的压迫和杀害,随之原住民对此的报复。冲突从1852年的奥利根(Oregon)南部的红河(Rouge River)地区开始。三四千白人淘金客涌入那里,从已经在那里的其他淘金客和原住民手里抢夺淘金地、犯下的罪行小到盗马大到强奸和屠杀Yakima部族,自然也招来原住民的报复。最残酷的血洗事件发生在1854年,几百名白人淘金者越过卡斯凯特山脉到达美加边境,在可奎尔(Coquille River)旁的原住民村落谋杀了16人,原住民采取报复也杀了16个白人回敬,其中部分白人并未参与当时的谋杀,包括了当时美国政府的印第安事务官员,这又招致美国政府动用军队发起两次战争,对Yakima族人进行残酷镇压,务求把他们赶走圈进边远贫瘠的保留地。Yakima族人在善战的领袖Kamiakin的带领下,联合周边其他部族,和美国政府进行了长期的抵抗,一直坚持到1859年。

而在北方,带着警惕的目光审视南方发生的一切的,是当时英国哈德逊•海湾公司(Hudson’s Bay Company)的两大主事也是主要贸易人罗德里克•芬莱森(Roderick Finlayson)和他的上司詹姆斯•道格拉斯(James Douglas)。

经过1812年的英美战争之后(对,那个著名的火烧白宫就是当时英殖民地联军打败入侵的美军直捣美国首都后干的),两国决定还是以谈判来解决英殖民地和美国的国境线,1846年签署协议,大致沿着北纬49度分割。担心北纬49度国境线会把温哥华岛的一部分割去给美国,英国人迅速地把原先主理菲沙河谷毛皮交易中心兼给养站兰里堡(Fort Langley)的道格拉斯派去温哥华岛的南端,建立了一个用木头桩子围起来的城寨称为维多利亚堡,作为哈德逊•海湾公司的总部。道格拉斯被提拔为温哥华岛殖民地总督。

在边境以南不远处普吉湾(Puget Sound)的冲突中,美国政府、民兵以及一些原住民部族联手对抗入侵的野蛮淘金客,哈德逊海湾公司则卖武器和给养给美国政府的部队。但是,赊账之后美国政府不但翻脸不认账还不打算赔偿他们毁坏的公司财物。

芬莱森与道格拉斯认为,美国式的共和制果然带来混乱,而英国式的君主立宪制才能保证法律和秩序得以维护。后来BC省首先成为殖民地的一部分,然后再加入加拿大联邦,跟这些想法有很大的关联。

海达瓜伊(Haida Gwaii)群岛-当时称为夏洛特皇后群岛(Queen Charlottes)上“发现”少量的金子,这是白人的说法,原住民一直知道当地出产这种黄灿灿的金属,但他们更稀罕铜而已。1849年一艘貌似海盗船的开进维多利亚堡,上面跳下一帮带枪的美国人要求购买给养以便继续北行。詹姆斯一开始很紧张,等到付款的时候,这帮人拿出黄金来交易才松了口气。但他暗暗地了解到,他们来自旧金山,准备开往北方的夏洛特皇后群岛继续淘金。原住民一直跟哈德逊•海湾公司有少量的黄金交易,不论在沿海还是内陆(当时称为New Caledonia)。1851年前后越来越多来自美国的白人淘金客也涌入夏洛特皇后岛,在当地引起不少的冲突。老谋深算的道格拉斯意识到更大的危机就在眼前,这些淘金客携带武器并不受任何人管,如果不尽快介入,不但哈德逊•海湾公司在黄金交易中的垄断地位不保,还有可能失去和原住民之间的还算良好的贸易关系。于是他恳请维多利亚女王和英国议会同意派出战舰Thesis号前来巡逻温哥华岛和夏洛特皇后群岛,并且非正式地把夏洛特皇后群岛并入了温哥华岛殖民地中。但这都是他那一方的一面之词的说法。哈德逊•海湾公司和南来的美国人一样,在夏洛特皇后群岛上用炸药开矿寻找黄金,同样不受当地海达族人的欢迎。

发现金子带来的疯狂,释放出无法无天弱肉强食的原始本能,这似乎不符合哈德逊海湾公司的根本利益。这家公司虽然主要任务是代表皇家在北美进行各种贸易,实际上起的作用慢慢超出了商人的范畴,带上了殖民政治色彩,这当然和詹姆斯•道格拉斯个人的政治野心也有关系。早期用毛毯换河狸皮这种交易需要原住民的信任,所以包括他在内的许多主要管事人娶了原住民的女子才有机会把生意做大并且获得垄断的资源。而公司所到之地建立贸易站或城寨,也需要原住民的协助才能渡过最初的寒冬。但随着生意的不断扩大,黄金的发现,淘金客的涌入,他们在毛皮交易上的垄断地位其实已经不是最重要的。尽快建立行政机构并出动军事力量把这片黄金之地纳入英国殖民地,才是英国最大利益所在,也是道格拉斯个人职业生涯的高光处。

时间推移之下,他们逐渐背叛了帮助他们的原住民,把他们从对等的贸易伙伴地位变成了利用然后一脚踢开,到最后干脆也进行压制与迫害的同样做法。这部分残忍的历史需要另篇描述。

在美国疯狂的淘金热进行的同时,关于大北方New Caledonia发现了金子的传闻以各种渠道传到了美国。从1852年开始就时不时有人把金子带到维多利亚堡的哈德逊海湾公司去贩卖,而公司也卖淘金工具给原住民。有些嗅觉灵敏的南边经验丰富的淘金客已经知道菲沙河下游的沙金必定来自上游,于是悄悄循着菲沙河(Fraser River)的支流和主干伺机且淘且往北,1857年抵达汤姆森河与菲沙河的交汇处在那里发现稍微大一点的沙金产地,但这种河水冲下来的沙金产量并不高,很快就淘完了。到秋末,有部分白人已经撤离回美国境内。哈德逊海湾公司有挣到钱,并没有超级发大财。

在众人以为菲沙河淘金热即将过去的时候,道格拉斯敏感地知道,淘金狂热并没有结束。目睹疯狂的淘金客为自己发财在美国德克萨斯州和加利福尼亚州不择手段的所作所为:动用武力占领土地,自行宣布成立共和国,然后胁迫联邦政府承认他们独立州的地位,道格拉斯相信这些南来的带着枪炮来淘金的美国人也会在这边干同样的事情。于是他在1857年底做了两个重要的决定:向英国议会申请把现在称为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卑诗省,英属哥伦比亚省,British Columbia)的大陆部分宣布为英国殖民地,任何人未经许可不得进入,以及,任何人如果要采矿尤其是金矿,必须向殖民地政府申请牌照并且缴税。英国政府看到了利益所在,迅速批准了。其实,那时他还只是温哥华岛殖民政府的总督,并没有对整个BC省的管理权限,而且也没有军队可以帮他去执法。但他希望贩卖采矿权这一点可以避免类似于南邻那种无政府状态的混乱。

至此,BC省作为一个殖民地的行政区的雏形已经形成了。

但是,道格拉斯还没来得及做好成立完整政府的准备,菲沙河淘金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炸裂开启了。1858年2月,道格拉斯运送了一些土金去旧金山交给Wells Fargo公司提炼,3月初,消息走漏,电报横飞,美国各地的报纸已经大肆报道维多利亚发现金子了。几星期内2万5千到3万人涌进小小的维多利亚堡,失望地发现金子并不在这儿,他们得先花一英镑或五美元买牌照。买到牌照的人毫不浪费时间立刻渡海去本土。有钱的搭船,没钱的弄条舢板,还有疯狂的以为自己可以游过去。那时就已经有人意识到,与其自己去淘金,还不如从淘金客那里发矿工财更容易。这就包括了哈德逊海湾公司(Hudson Bay Company),Oppenheimer 兄弟公司等等,乘机高价售卖淘金装备,包括铁盘、铲子、羊毛袜子、厚尼大衣、帽子,等等。还有人靠贩卖淘金秘密知识发财。大部分属于道听途说的秘笈,在伦敦出版,但也有相对靠谱的,比如说一个叫做Alexander Caulfield Anderson的人,十几年前在菲沙河谷的栏里堡担任主贸易人的职务,写了一本书”Hand-Book and Map to the Gold Region of Frazier’s and Thompson’s Rivers“(菲沙和汤普森河产金地之淘金手册和地图),回答求知若渴梦想发财的人们的共同疑问:如何去到产金地?

到来的美国人多半是1849年旧金山淘金热时代的有经验的熟手。他们一边沿着菲沙河水系往北推进一边已经通过几个决议为成立国家做准备。而美国政府认为他们的国民(淘金客)受到哈德逊海湾公司不公平的对待,特意派出一位公使来到菲沙河谷调查并声张他们的利益。他发回去的报告说:当地人热盼加入美国(注:指的当然是美国淘金客),不需时日甚至不用美国出手,这就会自然而然地发生。

形势确实越来越紧张。英国政府终于采取行动了。1858年8月,宣布New Caledonia地区为英国殖民地,英属哥伦比亚区。詹姆斯•道格拉斯在兰里堡就任第一任省督。

尽管菲沙河淘金热造就了沿线的一些小镇的短暂繁华,比如说耶鲁镇(Yale),几乎是一夜之间出现了一万人的淘金客,表面的沙金很快淘光,人们离去,赶往下一个发财地点。

随着淘金客越来越逼近内陆,他们与原住民的冲突也越来越多。Nlaka’pamux原住民的传统领地在菲沙河谷。他们不希望这些淘金客进一步入侵,于是爆发了不少小规模的冲突,一些原住民村庄被焚烧,民众被屠杀。道格拉斯想到了军队,他向议会申请派出皇家工程兵部队,一方面是捍卫英国殖民政府的利益防止美国人进一步入侵,另一方面是要修筑一条通往产金地的道路。当然,军队的存在也能维持治安保护英国人的利益。

皇家工兵部队到来之后规划修筑了新西敏市(New Westminster),城市的名字还是维多利亚女王批准的。原本是作为BC的首府,但只在1859年到1866年之间担此重任。

那些在菲沙河淘金热中发大财的是极少的人。河水冲到下游的沙金毕竟有限,有经验的人懂得必须继续往上游去寻找更大的金矿。有部分人顺着菲沙河水系的支流继续往北,且行且找。1858年有人在Hills Bar发现金块。1859年,牛虻河(Horsefly River)也发现了金块。但真正造成淘金热狂的是1861年在现在的巴克维尔(Barkerville)镇附近的威廉溪(Williams Creek)发现了埋藏着的巨大金矿。

成千上万的人涌向北方卡里布(Cariboo)地区。道格拉斯决定修筑一条通往卡里布地区的道路,以确保英国殖民政府在淘金上的利益。称为卡里布淘金道的不止一条路,其中最艰难最长的是1861-1862年修成的从耶鲁镇(Yale)到巴克维尔长达650公里的马车道。因为修这条路,殖民地政府欠下了112,780英镑的债,直接迫使他们在1866年为了削减开支把温哥华岛殖民政府与英属哥伦比亚殖民政府合并为一个政府,首府留在了维多利亚。为了还债,政府开始收缴各种税收,引起民众不满。

美国一直对北方这块肥肉虎视眈眈。美国政府对开疆拓土的欲望是毫不掩饰的。在英国政府批准英属北美法案British North America Act之下,1867年加拿大三个殖民地决定组成加拿大联邦,这部法案也成为加拿大宪法的前身。法案成立的第二天,美国宣布从俄国人手里购买了阿拉斯加。美国国务卿说,“our population is destined to roll its restless waves to the icy barriers of the north.” (我们的国民注定毫不停歇地跨过冰坝的阻挠奔涌进北方)。美国驻维多利亚的大使宣称,温哥华岛和英属哥伦比亚的大部分人都希望加入美国。他们甚至在温哥华岛上发起陈情书,收集到104个签名。但英属哥伦比亚的政客们可能更热衷于独立而不是加入美国。而宗主国英国其实是无所谓,唯一觉得不方便的是,他们刚刚在维多利亚建立了海军基地,那么加入美国岂不是太麻烦了。

1869年,英国任命了一位新的殖民地省督,专责跟加拿大联邦谈判加入联邦的筹码。Amor de Cosmos是最狂热的促成加入联邦的政客也是位强悍的谈判对手。他说,“I stand here not as a Canadian, but as a British Columbian; my allegiance is due first to British Columbia.”(我站在这里不代表加拿大,我只向英属哥伦比亚效忠)。最后谈成的条件是,加拿大政府要负责修一条横贯东西的铁路到达这里,并且代为偿还该省因为修卡里布淘金马车道欠下的债。

自1858年成立殖民地,到1871年正式加入加拿大联邦,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英属哥伦比亚省、BC省、卑诗省)的历程和淘金息息相关。这个省的前世今生,都渗透着金钱带来的烙印。

参考文献:

https://www.thecanadianencyclopedia.ca/en/article/gold-rush-sparked-american-interest-in-bc-feature#

https://www.pc.gc.ca/en/lhn-nhs/bc/langley/culture/histoire-history

https://www.thecanadianencyclopedia.ca/en/article/cariboo-gold-rush

Categories
hiking Metro Vancouver Regional Parks Nature Parks Travel 健行 城市自然

探秘大温地区公园系列:Tynehead公园

鲑鱼可能是加拿大最重要的渔业资源之一了,依靠鲑鱼的自然繁殖成活率不高,于是加拿大东西海岸上都有许多鲑鱼孵化场,帮助孵化后的稚鱼生长到一定程度才放归野外待其游向大海几年后再洄游至同一个水系。这些鲑鱼孵化场多半位于森林之中溪流之畔,自然风景优美。大温素里市(Surrey)的泰因赫德(Tynehead)鲑鱼孵化场正是同名地区公园所在,森林浓密、溪流潺潺,芳草萋萋,兼具不对外开放的生态保护与人们休闲野餐健行的平衡。

Tynehead Hatchery signage
Tynehead Hatchery signage

泰因赫德地区公园(Tynehead Regional Park)很大,分成孵化场、有好几个入口,建议根据自己是否需要停车以及打算逛哪儿来决定。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如果打算骑车,因为公园的大部分地方属于生态保护区或者鲑鱼的稚鱼栖息地,并不允许自行车进入,只有外围的Tynehead Perimeter Trail才是自行车道。

我的个人建议是,孵化场这一侧最值得走走,茂密的森林与蛇形河(Serpentine River)水系,有许多惊喜。奉上地图供参考,或者到Tynehead Regional Park网站上下载打印:

所以我们使用的入口在这里:16585 96 Ave, Surrey, BC V4N 2E2。主要目标是除了右边Tynehead Perimeter Trail以外的任何地方,尤其是蛇形溪所在。

看着路标进入林间道,认准Hatchery Trail, Serpentine Loop Trail, Sunny Trail, Nurse Stump Trail这几条主要的,其实就是逢岔路口就不过桥往左转,这样不会走重复的路:

Birch Grove Trailhead at Tynehead
Birch Grove Trailhead at Tynehead

再往前是狗狗乐园,在这里我们左转进入Serpentine河森林地带:

the fork of Serpentine Trail & dog park
The fork of Serpentine Trail & Dog park

蛇形河(Serpentine River)弯弯曲曲蜿蜒于素里和三角洲市,最终在国界湾(Boundary Bay)注入大海。鲑鱼从出海口逆流而上跋涉于农地、湿地、森林中,终归会回到它们出生的地方鲑鱼孵化场所在的蛇形河的源头:

鲑鱼喜欢水中障碍,倒下的树枝和溪流高低差都能激起斗志往上游冲刺:

晋陆机《招隐诗》:”山溜何泠泠,飞泉漱鸣玉“,大概如此:

河上小桥,幽幽通往彼岸,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么,让想象力驰骋:

The bridge over Serpentine River
Bridge over Serpentine River

林间小道蜿蜒,多次跨过各种小溪,有的有名字,有的没有名字。雨水通过森林汇集,形成各种暗流明溪,最终都进入了蛇形河,不记得过了几次桥了:

必须摆拍一下下,对照巨木和矮人:

a person with a colourful umbrella on the bridge
a person with umbrella on the bridge

浓绿的林间小径,大部分很平坦,偶有比较陡的部分。潮湿的空气让苔藓生长旺盛:

moss covered trigs on the trail
moss covered trigs on the trail

基本上空山无人,我们可静听溪涧咕咕水声和林间鸟语呢喃,禅意十足:

泰因赫德公园所在地的森林曾经是伐木盛行的地方,正如大温地区其他的地区公园一样,现在基本上是次生林了。部分19世纪末20世纪初伐木留下的巨大树桩还未完全朽化成泥,虽然已经长出新树,依然可见旧时伐木留下的木板楔子痕迹:前人伐木,先在树干上凿几个打洞,插入木板,然后两个人站在离地几米高的木板上对拉锯子。这些黑洞,看上去有些诡异:

giant tree trunks
Tree trunks from early logging days

哺育木(Nursing Log)指的是倒下的树木成为新的植被成长的营养基,是森林自我恢复和成长的重要一环。Nursing Stumps Trail这条小道上有许多这样的树桩。

有些树桩后来被雷电击中着火留下烧焦的痕迹,也长出了不小的新树:

fire-charred old tree trunks
fire-charred old tree trunk

巨木的生前,有怎样的故事可言?

a person by a giant tree stump
a person by a giant tree stump

也有的树桩已经化为土壤,新树的树根紧紧包缠着,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但是,如果有一天新树尚未完全站稳而旧树已经完全消化,那么新树有可能根系空虚而站不稳倒下,大自然是很残酷的:

Roots of new trees wrapped around a tree stump
roots of new trees on an old stump

鲑鱼孵化场的小鱼放归水里,它们会四散立刻寻找掩护,在落叶树枝石头的掩护下度过几周到几年(看品种),然后游回大海,直到几年后回来产卵。所以溪流尽量保护着自然的状态,没有人工整修成整齐无比的样子,据说这一带秋天常有黑熊来抓鱼吃:

fallen branches and tree trunks on the creek
fallen branches and tree trunks

小鱼吃昆虫,野鸟和熊吃小鱼,它们的粪便和残骸也都成为森林营养的一部分。生态循环,自有其规律。如果一直逆时针按地图走,接近终点的时候会看到这个路牌和岔路,其实是非常短的Hatchery Loop(孵化场环道),上去走一圈还是能回到主道上。环道上特意设了解说牌,帮助人们了解森林和鲑鱼的生态知识:

Hatchery Loop Trail at Tynehead
Hatchery Loop Trail at Tynehead Park
Trail of Tributaries signage
Trail of Tributaries signage

健康的森林里有大树小树藤本丛生灌木和爬地植物。它们四时生生不息,芽、叶、茎、花、根和落叶形成的腐植土给万物提供食物、栖息地和庇护所。春夏各种莓果开花结果,颜色鲜艳,格外吸引动物们来吃,帮助他们把种子带向远方。我们到Tynehead地区公园的鲑鱼孵化场这一侧探秘健行的时候正是多雨的春天, 鲑莓花事已了,鲜红透亮多汁的果子挂在枝头,非常诱人:

Salmonberries
Salmonberries

红接骨木果子艳丽多姿,生吃不行,却是原住民和欧美人士做果酱的好原料:

Red elderberries
Red elderberries

本地土生土长的深叶黑莓,看上去就诱人无比呢:

Cut-leaf Blackberries with different colours
Cut-leaf blackberries

沿途看着各色莓果,听着右手边的潺潺河水,很快就走出森林区,回到停车场了。其实这一侧的林子还有个露营区,我没有兴趣露营就没走到Raven’s Nest营区看看。也许喜欢露营的朋友更熟悉那边。

因为面积比较大,建议分两次探秘Tynehead 地区公园。鲑鱼孵化场这边如果全部林间小径走完的话需要半天。如果边走边拍,或者使用其中的野餐区休息,那需要时间更长。

当然如果还有精神,还可继续走Tynehead 地区公园的另一边,以168th Street为界。从停车场开始,使用同一条小径入口,到第一个岔路口的地方继续往前然后右转上山楂树步道(Hawthorn Trail)而不是左转进Serpentine Loop Trail,地图上的浅黄绿色那一块。

Tynehead Regional Park map
Tynehead Regional Park map
Hawthorn Trailhead leading to dog park
Hawthorn Trailhead leading to dog park

路旁山楂树的叶子仔细看很精致呢:

Hawthorn leaves
Hawthorn leaves

虽然没看到山楂果,却有野海棠果高挂枝头:

crabapples on the trail
crabapples on Hawthorn Trail

没多远可以看到栅栏了:

Hawthorn Trail
Hawthorn Trail’s dog park entrance

警示牌提醒大家这一带有郊狼出没,要看管好幼儿和小狗:

Signage of coyote on the trail
signage of coyote on the trail

眼前果然是狗狗天堂,巨大的草地给它们撒欢:

Dog park at Tynehead Park
Dog off-leash area at Tynehead Park

周围还有特意设计出来低矮的狗狗散步道专供狗儿们钻进钻出去探索,铲屎官们如果打算进去,只能弯腰匍匐了,但孩子们肯定会觉得里面藏着童话王国呢:

Low trail in the bush for dogs
Trail in the bush for dogs

狗狗天地右边有条小路通向远处的黄色路障:

Trail leading to the east side of the park
Trail leading to the east Tynehead Park

走出去就是纵贯公园的168街。横穿马路之后进入公园的东部,这儿的徒步道全长4.8公里,环绕着中间不对外开放的生态保护区,可以骑车,也适合徒步:

Perimeter Trail Tynehead
Perimeter Trail

郁郁葱葱的植被中,一定藏着许多野生动物,不受我们打扰地生活着:

Ecological conservation area
Ecological conservation area Tynehead

因为步道比较宽,大部分地方并未完全被树荫笼罩,夏天缺乏遮挡比较炎热:

沿途有些指示牌,讲解公园内的生态环境和故事,比如这一块,解释说即使时断时流季节性的地表水,对鲑鱼和其他生物的生存也一样是很重要的:

Ecological interpreter signage
ecological interpreter signage

读完再看这生机勃勃的林子,更有体会了:

forest and brushes at Tynehead Park
Forest & brushes protected area at Tynehead Park

途中还有长相和姿势特别妖娆的水松树,匪夷所思的样子令人遐想它成长的过程里都经历了什么挫折:

strange twisted shaped sequoia tree
Strange shaped sequoia tree on the trail

这儿是公园的另一个入口:Serpentine Hill野餐区,有旱厕和野餐桌椅。Serpentine Hill附近的野餐区总是很受欢迎的,本地人喜欢在这儿支起折叠椅晒太阳:

picnic area at Serpentine Hill
Picnic Area at Serpentine Hill

而我看看天上骄阳形成的日冕,再看看无遮无挡的大部分小径,只能说一声在下佩服:

Glaring Sun and rainbow on the sky
Glaring Sun and rainbow on the sky
not much shade on the trail

跟西侧森林溪流区相比,这一路下来的景色显得特别单调,除了两边一些树和灌木和偶尔出现的解说牌,就是眼前绵绵无尽的柏油小路。我们已经走完一半,没有带水,晒得快变脆皮鸭,想想应该是不值得把剩下的那个半圈外围步道走完。其实即使走完4.8公里一圈,我们必须南下回到狗狗公园那边,然后接着走回头路去鲑鱼孵化场。于是决定出园,走回孵化场那个入口取车回家。

结论是,如果你不怕暴晒也不在乎单调景色,或者打算骑自行车,或者纯粹打算刷步攒出5-10公里,那么Tynehead公园东侧那一大圈外围步道还是可以考虑的。如果想多看看森林和溪流以及鲑鱼,那么就把大部分时间留在在鲑鱼孵化场那一侧的森林步道中比较合适。

(全文完)

Categories
Nature

识鸟小秘笈,温村儿院子里常来的13种野鸟

大温地区位于山海之间,自然生态被人们小心翼翼地呵护着。树多溪流湖泊多,历史久一些的社区一般绿化得很好,如果注意观察,会发现野鸟们有的干脆直接就住在院子里的灌木丛里,有的常常从附近林子里飞到社区里逛逛。常常出现的十三种鸟儿,认不认得呢?

Categories
hiking Metro Vancouver Regional Parks Nature Parks 健行 城市自然 旅行

探秘大温地区公园系列:Kanaka Creek河畔公园

卡那卡溪(Kanaka Creek)地区公园绵延12公里长,顺着卡那卡溪从山地延续到菲沙河边。公园有几个不同的入口,最方便的游玩方法是把山地部分与河口部分分开来,这样可以开车过去而不用考虑爬山涉水回到原点。其实还有更实际的原因,河口部分水流缓慢形成河套与沼泽,天气暖和一些则蚊虫滋生密布令人无法招架,更适合天凉以后再去。

Categories
hiking Metro Vancouver Regional Parks Nature Parks Travel 健行 城市自然 旅行

探秘大温地区公园系列:Cascade Falls公园

大温地区有不少地方未必是超级有名的旅游景点,却是深受本地人喜爱的休闲好去处。这其中,卡斯凯特瀑布(Cascade Falls)地区公园以瀑布、森林、峡谷、玉色的溪流、溪中天然小泳池大受欢迎。夏天来这里野餐、观景、爬山、玩水的人们非常之多,如果晚去的话极有可能找不到停车位。

卡斯凯特地区公园已经到了大温地区的东部边缘,距离温哥华大约1.5小时的车程。如果走7号公路,沿途菲沙河谷和田园风光风景很不错。

Highway sign of Cascade Falls
Highway sign of Cascade Falls

具体地址:36421 Ridgeview Road, Deroche, BC. 公园停车场有块大石头刻着名字:

A big rock with Cascade Falls name on it
Cascade Falls Parking lot

到达停车场后并没有直接看到溪流,因为植被把溪流挡住了。先看看揭示牌,似乎距离瀑布很近:

Cascade Falls Regional Park signage
Cascade Falls Map

先去看看瀑布和吊桥。往停车场尽头走,不远处就是上山的指示牌:

Cascade Falls trailhead
Cascade Falls trailhead

看地图,似乎只是1公里不到的上山路。林荫小径,时不时看到上世纪砍伐后留下的大树桩渐渐腐烂长出新的植被:

Old growth tree trunks
Old growth tree trunks Cascade Falls
Second growth forest at Cascade Falls
Second growth forest at Cascade Falls

一半以上的上山路是木制台阶,有些陡,但也不长:

Stairs leading to Cascade Falls
Stairs to Cascade Falls

十几分钟后就到达第一个看瀑布的平台,再往前就是35米长的吊桥:

Suspension Bridge & Cascade Falls
Suspension Bridge & Cascade Falls

照片其实看得出来,夏天的时候很多人来这里,大家自觉地快快拍照赶紧离开,不要占用网红打卡点太久。看看桥下溪流,阳光斑驳洒在峡谷中,漱玉激流形成另一段瀑布和众多小池子,还是很美的:

Cascade Creek under the suspension bridge
Cascade Creek under the bridge

卡斯凯特瀑布(Cascade Falls)大概三十米高,夏天枯水期从吊桥上看过去并不是一个壮观的瀑布,但下面的深潭的颜色美得无法用言语形容:

Cascade Falls
Cascade Falls in Mission
Cascade Falls lower part
Cascade Falls Lower lower part

政府劝告大家不要离瀑布太近更不要走到瀑布底部,这一段溪流连接到下一段18米的瀑布,非常危险。从桥上看看风景就好。

走过吊桥,木板路就转回下山的方向,这里有个标志,说明卡斯凯特瀑布公园的来历。公园成立于1986年。卡斯凯特瀑布(Cascade Falls)位于卡斯凯特溪流(Cascade Creek)中,溪流弯弯曲曲汇入附近的大水库斯特湖(Stave Lake),其实是BC水电局的发电站的一部分。木板路和吊桥等等都是修水电站时连带建成送给BC省民的礼物:

Signage of Cascade Falls and hydro plant operation
Signage of Cascade Falls hydroplant operation

许多人走到这里就下山了。下山的路是斜坡,适合轮椅或者儿童推车使用。

但是,如果仔细回想一下地图,瀑布上游还是有徒步道的。于是继续沿着盘山公路往山上走,果然几十米外右手边灌木丛中出现一个一米见宽的入口,被枝条掩映着比较隐蔽:

Trailhead to upper Cascade Falls
Trailhead to upper Cascade Falls

走进去,光线突然暗了下来,却另有天地,宛若发现桃花源。跨过一条窄窄的溪流,遮天蔽日的森林,虽然已经是次生林,依然茂密葱郁:

Upper Cascade Falls Trail
Upper Cascade Falls Trail

山路有些崎岖,沿着溪流往上去:

Upper Cascade Falls trail
Upper Cascade Falls trail leading to the creek
Upper Cascade Falls trail by the creek

沿途右边有几条小小的路往溪边去。选了其中一条走下去,巨石嶙峋的卡斯凯特溪流呈现在眼前,这里已经是瀑布的上游:

Upper Cascade Creek above the falls
Upper Cascade Creek above the falls

无法抵挡清冽溪水的魅力,走近溪旁洗个脸,呼吸一下新鲜的山涧空气:

Natural pool formed by rocks Upper Cascade Creek
Upper Cascade Creek natural pool
Natural rock pool at Upper Cascade Creek
Upper Cascade Creek pool

来时路回望更清晰:

Trail leading to Cascade Creek
Trail leading to Upper Cascade Creek

大树小树都覆盖了厚厚的青苔,有些树干上还有被动物擦蹭过的痕迹,这一带应该有熊吧:

Forest at Cascade Falls Regional Park
Moss covered maple tree
Maple tree at Cascade falls Park

从森林里出来走回上山公路,路盘旋而上越来越陡,这本不是正式的公路,而是BC水电局工程用车使用的简易公路,偶尔工程车开过就尘土飞扬。好在几百米外就在左边看到一条土路,尽头远处是巨大的输电塔。纯好奇走过去一探究竟,原来不虚此行。这儿原是为输电塔线路开辟出来的一条林中空地:

Trail leading to power tower
trail leading to hydropower towers

近距离比较一下大小:

Power tower at Cascade Falls Regional Park

近处芳草萋萋,野花季节已近尾声仍然还是很美,只需要低头仔细观察:

绵延不断的输电线把这里发的电送往全省各地。BC省崇山峻岭众多,大部分地方人烟稀少,可以想象工程之巨大:

the view overlooking the valley along the power line
Overlooking the Valley

山脚远处那片沼泽地,应该是斯特湖(Stave lake)大水库的一部分吧,还是菲沙河的一部分呢?在谷歌地图上很难找到确切的标识。这儿确实离繁华地带远了,谷歌地图也不是那么详细了:

Stave Lake
Stave Lake view from Cascade Falls

站在塔下静静听鸟儿啼鸣风儿吹过,俗世变得遥远。时间不早,走回简易公路下山,仿佛很快就回到停车场。停车场旁还有条小路横着栏杆,有不少人进出:

Trail by Cascade Falls parking lot
Trail by Cascade Falls Parking lot

这条路通向溪旁,有不大的野餐区,溪里已经有好多人在戏水,各种大大小小的池子适合大人小孩玩:

Cascade creek by the parking lot
Cascade Creek by the parking lot

正式的野餐区早已占满,人们就在溪流沿岸找树荫下野餐,也是极好的。这条溪畔小径还能往下游走一段,也许就不这么热闹了:

Cascade Falls picnic area
Cascade Falls picnic area

如果想找个周末去看瀑布,还是值得跑这么远,沿途顺便逛逛菲沙河谷风光。

Categories
History Travel 历史典故 旅行

【游记】冬日阿拉斯加公路(4):纳尔逊堡的秘密

阿拉斯加公路对加拿大的大北方比如育空和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北部地区的发展起着关键作用,结束了这些地区偏僻边缘化的历史,当然,对阿拉斯加来说,也终于在陆地上连接美国本土。和阿拉斯加公路零起点的道森溪(Dawson Creek)相比,纳尔逊堡(Fort Nelson)的名气也许不是那么大,但这个北方小城却是阿拉斯加公路上的重要补给站, 也是探秘Muskwa-Kechika生态保护区的基地。在这里一定不要错过的除了北极光和荒野探险之外,还很值得参观Fort Nelson Heritage Museum(纳尔逊堡历史博物馆),冬天的话尝试原汁原味的狗拉雪橇,夏天则是向导骑马、健行、钓鱼等等户外活动好去处

Categories
History Nature Parks Travel 加拿大那些事 历史典故 旅行

【游记】冬日阿拉斯加公路(3):蒙乔湖冬日和纳尔逊堡极光

如果错过了蒙乔湖(Muncho Lake),那么错过了阿拉斯加公路上的耀眼明珠;如果错过了极光,那么留下的遗憾足以让你魂牵梦萦。

第一天的行程看这里。

第二天的行程看这里。

第四天的行程看这里

Categories
Nature Parks Travel 旅行

【游记】冬日阿拉斯加公路(2):阿拉斯加公路至利亚德温泉

阿拉斯加公路不仅仅是交通要道,公路本身就是一条绵延几千公里的巨大风景区。继续阿拉斯加公路的冬日自驾,上篇在这儿。

Categories
History Nature 历史典故 旅行

【游记】冬日阿拉斯加公路(1):到达纳尔逊堡

对许多人来说,一生一次的体验必须包含一次一路向北的远征。或笔直或蜿蜒的道路伸向远方冰雪覆盖的群山,脚下是七十多年前建于永久冻土带之上的公路,车行几百里几乎没有人烟,只有无垠风景和时有出现的野生动物。这就是阿拉斯加公路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