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那比湖野趣

Burnaby Lake Birdwatchers

        也许很多非本地人对BC省大温地区和温哥华比邻的本那比市(Burnaby)北部那一片神秘的水体并不很了解,海外游客更是极少到这儿来。本那比湖和周边组成了本那比地区公园,和本那比市一样得名于BC殖民地创建者Richard Clement Moody上校,他用自己的秘书Robert Burnaby命名。

Burnaby Lake
Burnaby Lake

        本那比湖形成于12,000年前的冰川时代。Still Creek和Eagle Creek这两条特殊的明暗渠流入本那比湖,而本那比湖的水则经由Brunette河汇入菲沙河,最终奔向大海。目前湖区大约占地3.11平方公里,超过400种的动植物生活在此。至少70种的鸟类生活在湖区和周边,而一年中有214种鸟类也造访这儿,追随着鸟儿的就是长枪大炮的观鸟者了。他们或坐或卧,埋伏在草丛中,成为另一种风景。

Burnaby Lake Birdwatchers
Burnaby Lake Bird Watchers
Burnaby Lake Bird watchers
Burnaby Lake Bird Watchers

        说起Still Creek 和 Eagle Creek, 他们有着同样坎坷的命运。原是正儿八经的河流,Still Creek发源于本那比中央公园内,一路汇集其他小溪往北往西再往东蜿蜒曲折注入本那比湖,而Eagle Creek 发源于本那比山,下山途中顺便夹带了Squint湖(现在被本那比山高尔夫球场包围)奔涌向本那比湖。但这都是19世纪欧洲人到来之前的事情了。

        随着欧洲殖民者到来,原住民被赶走,河流沿途建了木材加工厂和各种工厂以及住宅区,废弃物污染物渐渐把河流填埋到几乎不存在,直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政府痛下决心清理污染并修建明渠加暗渠终于使水系大部分恢复。今天这两条河只有部分河段是露天的,大部分埋在地下,其地面则是城市干道工厂区和住宅区。而露天的河段栽种各种本土植物并放养鲑鱼幼鱼,期待有朝一日生态能够恢复。

        本那比湖沿岸也是工业区,曾经污染严重,淤泥几乎让其部分湖区消失。在当地有志之士奔走呼号之后争取采取行动,成立管理机构挖走淤泥并持续清理。现在湖面恢复到3.2公顷,虽然因为淤积已经不适合进行划艇类的比赛,却依然是划艇、独木舟的热门地点。这个链接点开有非常详细的示意图,包括徒步道入口,以及停车场的位置:https://www.burnaby.ca/Assets/New+Things+To+Do/Explore+The+Outdoors/Parks/Burnaby+Lake+Detail+Map.pdf 

Burnaby Lake Map

        湖区四周有几个以本那比湖为据点的活动中心:本那比骑马俱乐部(Burnaby Equestrian Centre)、 本那比湖自然生态中心(Burnaby Lake Nature House)、蝴蝶花园(Butterfly Garden)、本那比复合体育运动中心(Burnaby Sports Complex)、本那比划艇和独木舟俱乐部(Burnaby Kayak & Canoe Club)、野生动物救助中心。当然还有大家最喜欢的观鸟地点:Piper Spit 码头。

        徒步健行在这儿也是很享受的,有19公里基本平坦的林中徒步道。大量的次生林、灌木和沼泽地覆盖着周围,就如天然氧吧一般, 也是许多人散步跑步的好去处。本那比湖是生态保护区,为了不影响生态,自行车禁止入内,狗只必须系上狗绳。

Burnaby Lake trail
Burnaby Lake Trail
Burnaby Lake Trail

倒下的树根上长出了新的树,而新树顺着旧根长到地里,终于站稳了:

         虽说一年四季都能观鸟,但春秋二季一定是最多品种的。大温地区地处候鸟南来北往东去西飞的十字路口,除了留鸟,候鸟们在这里停留觅食补充能量继续下一段旅程,或者索性利用相对温暖的气候和丰富的食物在这儿过冬。本那比湖看鸟最方便的去处是Piper Pit Pier码头,附近有本那比湖生态教育屋(Burnaby Lake Nature House),夏天常有工作人员常驻讲解,门口可以停车。几条徒步线也在这儿交错,木板走道延伸到湖中:

Burnaby Lake Piper Spit Pier
Burnaby Lake Piper Spit Pier
Burnaby Lake Piper Pit Pier

        一旁深藏树丛中还有瞭望塔,适合登高望远,观察远处鸟群的动静:

Burnaby Lake Bird Tower
Burnaby Lake Bird Tower

       这儿也是Eagle Creek溪汇入本那比湖的地方,义工们在岸上设了许多人工鸟巢,帮助鸟儿们定居下来:

Burnaby Lake Eagle Creek
Buranaby Lake Eagle Creek

        因为本那比湖的水系和菲沙河通过Brunette河相连,每年秋天鲑鱼溯流而上,在湖里产卵后死去,吸引大批鸟儿前来聚餐并过冬。秋天来这儿观鸟,大概率会遇到稀客比如说鹬鸟,在平静的浅水中抱团休息,周围的纷扰跟它们无关:

Burnaby Lake
Piper Spit at Burnaby Lake

鲑鱼完成筑巢产卵任务之后就死了。它们的尸骸成为野鸟、郊狼、熊和其他动植物的营养。它们的下一代将在湖中孵化,在水草中生活到几周或几个月(看是什么品种),然后游向大海开启新的生命的轮回,直到几年后回到出生地产卵死去。

Burnaby Lake salmons & birds
Burnaby Lake salmons & birds

        林鸳鸯(Woodduck)、绿头鸭(Mallard)、绿翅鸭(Green-wing Teal)、加拿大鹅、红肩黑翅鸟、渡鸦、乌鸦几乎每次都能见到。它们常常混在一起觅食,相处似乎还算和谐。水禽们形态鸣声各自不同,可是如果没有认真观察,真的也不是那么容易分清。一概称他们为野鸭子可好?

        大概最容易辨认的是林鸳鸯,它们和我们东方鸳鸯是表亲,虽然色彩没有那么绚丽,但和别的野鸭相比也是非常浓艳了。它们在湖畔树上筑巢,平时成双成对在湖中觅食。原以为鸳鸯就是一旦成对就永不分离了,结果被现实粉碎了美好的传说,它们只配对一季,下一个繁殖季就另觅佳偶:

Burnaby Lake Woodducks
Burnaby Lake Woodducks

雄绿头鸭也好认,颈部底边围着白围巾,雌性很容易跟别的雌野鸭搞混,因为野鸭们的雌性都尽可能颜色暗淡,因为它们为孵育下一代必须伪装混入环境不易被天敌发现。辨认雌绿头鸭的关键是翅膀简短下面那一块蓝绿色的羽毛斑块,跟雄绿头鸭一样也是虹彩型:

Burnaby Lake Mallards
Burnaby Lake Mallards

这已经造成脸盲了,再来一只绿翅小水鸭(Green-winged Teel),如果觉得它的绿翅在哪里,太误导了,那么难上加难,超级绚烂的蓝绿色隐藏翅膀下,头顶有棕色羽毛,眼睛周边一直延续到后脑是一片墨绿色金属虹彩光泽的羽毛色:

Green-winged Teel Burnaby Lake
Burnaby Lake Green-winged Teel

        本那比湖有黑熊、郊狼,它们并不喜欢人,所以大部分时间并不会出现在人们常常活动的区域。但是有种动物在其繁殖期绝对是大家见了就要远远避开的,战斗力爆表的加拿大鹅。它们为了护雏绝对是对任何胆敢走近的人或者动物发起毫不留情的进攻,凶猛程度超出想象。所以,看到鹅妈妈鹅爸爸带着一大群鹅宝宝在觅食散步游泳时,最好避之则吉。对了,它们还会轮流替别家夫妇带孩子,所以,别招惹别招惹,否则是群殴的后果:

        本那比湖的最西侧是一片巨大的综合体育场所,各种俱乐部和运动场地都位于此地。本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偶尔发现,铁丝网围墙上嵌着腾飞的雄鹰,原是纪念本那比市曾是世界警察消防员运动会的举办城市:

Burnaby Sports Complex
Burnaby Sports Complex

        本那比湖是月牙形东西走向的,最东端有马术俱乐部,相连6公里长的马术步道并且也会在湖的南边连向湖的东端,其实绕湖一圈的徒步道(不算岔道)大概10公里。这儿还有个水坝通向北岸,如果没打算在这儿去北岸,那接下来的几公里就只能在南岸走了:

Burnaby Lake East
Burnaby Lake Cariboo Dam
Burnaby Lake Cariboo Dam

       从这里本那比湖水向东流入Brunette河,在1859年Robert Burnaby就是在原住民向导的带领下,从当时的首府新西敏出发沿河勘探到达本那比湖的。这条路线成为后来修建准备跟美国人打仗万一输了的话的“战略撤退路线”今天的North Road的一小段。现在溪水潺潺林木森森,成为Brunette-Burnaby Greenway绿色骑行健行路线的一部分。

溪流里有鲑鱼,它们洄游的最终目的地是本那比湖。徒步道旁有块大石上嵌着纪念牌。1909年11月29日清晨,大北方铁路(Great Northern Railway)在这个附近发生铁轨断裂,带着43名劳工的车厢从高空坠入河中。因为被装在闷罐子车内无法逃生,23名工人丧生,其中大部分是日本劳工。牌子是2017年由加拿大劳工历史中心捐赠的,纪念这次悲惨的事故。现在,大概没有什么人记得了,也许只有逝者的亲人。

Japanese Rail Workers Memorial
Japanese Rail Workers Memorial

        Brunette 河现在已经不是那么深,但是依旧水流湍急。连接到本那比湖沿途郁郁葱葱,野鸟啼鸣,BC省百多年来一些不算太广为人知的历史大概就这么遗忘在潮湿的空气中了。

Brunette-Burnaby Lake Greenway
Brunette-Burnaby Lake Greenwa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