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大熊雨林 海上大熊雨林内湾航道

海上大熊雨林渡轮秘密:内湾航道绝美风景与故事

大熊雨林面积六万四千平方公里,相当于爱尔兰的大小,涵盖了海上和陆地的部分。从温哥华岛北端的哈迪港(Port Hardy)出发,BC渡轮有两条航线穿行于海上大熊雨林众多岛屿之间,一条前往鲁珀王子市(Prince Rupert),另一条航线的前半段与鲁珀王子市的相同,在贝拉贝拉(Bella Bella)附近分道扬镳前往陆地大熊雨林的中心门户贝拉库拉(Bella Coola)。

两条航线都在内湾航道上(Inside Passage),风景绝佳,是许多人一生必做的旅游体验。说起内湾航道,往来阿拉斯加州与华盛顿州之间的阿拉斯加海上公路(Alaska Marine Highway)— 阿拉斯加州立渡轮(Alaska State Ferries),类似我们的BC渡轮,也利用这条绝美的航线。至于阿拉斯加邮轮,更是把内湾航道做为主要卖点之一。有很多人特意从美国华盛顿州乘坐阿拉斯加州立渡轮前往阿拉斯加,就是为了从头到尾体验内湾航道的旖旎风光。

Categories
卡里布自由公路和菲沙峡谷环游 大熊雨林 旅行 自驾

大熊雨林、卡里布自由公路和菲沙峡谷环游(8):菲沙峡谷和归程

(接上篇)

我们来过威廉斯湖(Williams Lake)几次,这次就不再花时间逛逛。这是我的推荐:威廉斯湖游客服务中心内卡里布齐尔科廷博物馆(Museum of the Cariboo Chilcotin)以及里面附设的BC省牛仔名人殿堂(BC Cowboy Hall of Fame)值得看,附近的斯科特岛(Scott Island)沼泽保护区是观鸟好去处,来时路上经过的Riske Creek和Farwell峡谷,在这儿以西四十几公里,也是威廉斯湖当地人去白水漂流的地方。97号公路以北37公里处的Soda Creek,淘金时代曾是菲沙河渡轮和铁路中转站,现在是淡水钓鱼天堂。原住民在陡峭岸边设有哈苏历史村文化中心(Xatsull Heritage Village),可以体验传统原住民文化,还能住河畔帐篷屋。  

从这里回温哥华,许多人会赶路而归,却错过菲沙峡谷的山山水水和故事,这是我们要避免的。我们在利路瓦特(Lillooet)住了一晚,其实途中的Lytton, Clinton也适合过夜的。这篇是把两天一晚的内容写到一起了,算是结束篇。

A man standing on the river bank overlooking the Fraser River and winding Highway 12 south of Lillooet
Fraser River along Highway 12

路线概要(GPS按这个设):

Williams lake -108 Heritage Site – 100 Mile House – 70 Mile House – Chasm Road (Chasm Ecology Reserve) – 克林顿(Clinton) – Historic Hat Creek – Pavillion Lake – Lillooet (过夜处)- Lytton – Boston Bar – Hope – Vancouver。

从威廉斯湖沿97号公路往南就会注意到地名往往用英里数命名,这些地名历史上曾是淘金古道上的驿站所在地,卡里布淘金古道的0英里起点在我们过夜的地方Lillooet, 越往北英里数越大。比如说威廉斯湖城外南边的150 Mile,这里的驿站已经不存在,而再往南77公里处的108 Mile Ranch,作为一个小村幸存下来了,漂亮的高尔夫球场、湖泊和小机场都带上了108英里的名字,源自这里原有个卡里布马车快线驿站和旅社。马场已经没有了,驿站和旅社建筑物成了博物馆夏天对外开放。几年前的片片:

The signage of 108 Mile House
The signage of 108 Mile House

实际的地名是108 Mile Ranch:

The 108 Mile Ranch plaque sitting on a big rock
108 Mile Ranch plaque

这段是2013年写的:

“108 Mile Ranch 是个非常小的湖畔村落,仍有些人定居,而108 Mile House Heritage Site则是历史遗址,民间有志之士完全不靠政府拨款,依靠自己的力量把当时附近的百年以上的旧房屋、驿站、给养店、邮局完整地保存修缮下来成为博物馆并且对公众开放,可惜只开放到9月初即关门过冬。我们六月底经过的时候,见到了这个非营利机构的义工老先生老太太们,大部分是从七十年代初就已经致力保护这片历史遗迹,都是七十多八十多的老人家了。他们最大的担心,是后继无人。上几张片片,大家有机会一定要去转转,很漂亮的旧宅邸,从绅士房到太太小姐下人的房间和文物,还有当时邮寄购物的册子等等。”

在这儿初次听老先生们讲述以前是如何用原木盖房子的,没有钉子的情况下木头用何种方式镶嵌在一起—称为Dovetail,鸽子尾羽的形状确保雨水雪水不会堆积造成木头腐烂:

这间博物馆的前身是这一带曾经的大牧场主兼驿站主人一家的私邸,在这之前还曾经是旅馆。最后的主人是军人兼牧场主Watson先生,他在1915年战死于一战。

往南8英里处是100 Mile House,卡里布淘金路上已经算是很大的镇子了,人口2000人,行政以及物流上给卡里布南部地区几个城镇提供服务。这儿据说有加拿大最长的越野滑雪雪道,游客服务中心门口就立着加拿大最大的越野雪板:

Huge crosscountry skis in front of the 100 Mile House visitor information centre
Largest crosscountry skis in front of the 100 Mile House Visitor Centre

附近的巴戈比山(Mt. Begbie)上的林火瞭望台已经废止,被居民们小心翼翼地保存下来成为爬山友们一览众山小休憩的地方:

Mt. Begbie Lookout building
Mt. Begbie Fire Lookout

葱郁卡里布齐尔科廷大地,风景绝佳:

A birds eye view of the Cariboo Chilcotin Plateau from the Mt. Begbie Lookout
Overlooking the plateau from Mt. Begbie Lookout
The view from Mt. Begbie Lookout overlooking a lake and the plateau
Birds Eye View from Mt. Begbie Lookout

继续南行快到七十英里村(70 Mile House)右手边修车厂一样的厂房式建筑物写着The Sugar Shack(枫糖屋),很值得停下来尝尝这儿十几种的枫糖浆和各种餐点,我的最爱是枫糖浆巧克力做的河狸尾巴(Beaver Tail)炸面果子,配上枫糖咖啡,人间至味。

再往南14公里左右注意左手边的支路,写着Chasm Road,此时应该毫不犹豫左拐进去,往右(南)不到五分钟就到达卡森生态保护区(Chasm Ecology Reserve)的观景台。相对而言这是非常年轻的地貌,一万年前经历了地震和冰山切削,深深的峡谷峭壁和层层叠叠彩色的岩层形成非常独特的地貌(几年前的片片),规模宏大身临其境才能体会,附近有徒步道:

Steep canyons of Chasm Ecology Reserve
Chasm Ecological Reserve

沿着Chasm路南行走到尽头会重新汇合进97号公路(卡里布淘金古道)。从这儿到古镇克林顿(Clinton)不到30公里车程。

克林顿和淘金古道上的众多小镇一样,逃不过爆火-衰败-爆火-衰退的循环。原名47 Mile House (47英里屋),因为距离零英里起点Lillooet正好47英里,小镇在1863年被维多利亚女王以当时殖民地总督秘书Lord Henry Pelham Clinton的姓改名为克林顿。150年来因为是南来北往马车道的重要驿站中转站所在,也是淘金路上物质补给区,曾经繁荣过,现在镇上还保留了大部分非常漂亮的历史建筑。现在人口不过千人,仍然是交通枢纽,周边有许多牧场大概是淘金时代就已经存在了,畜牧业林业和旅游业发达。每年五月长周末克林顿庆祝克林顿舞会节和牛仔节,男女老少穿上淘金时代的服装游行庆祝,节日自1867年起持续到今天。

克林顿历史最悠久的建筑物The Palace Hotel(宫殿酒店),建于1862年,先是La Forrest家族的宅邸,19世纪80年代改装成旅舍和BC马车快线的驿站:

The white heritage building of Palace Hotel Clinton
Palace Hotel Clinton

马路对面明摆着打擂台的口气超壕之BUCKING HAM PALACE HOTEL(白金 汉宫酒店),标榜着EAT AND SLEEP LIKE A KING – $2.00/DAY(一天只要2块钱,让你像国王一样吃喝睡)。看来套路款款引人上钩的伎俩早早就有,明明英国白金汉宫的拼写应该是BUCKINGHAM PALACE, G和H之间不该有空格。那个时代文盲多。左侧写着SURVEYOR的是土地测量师办公室,淘金时代寸土寸金,避免争端的最好办法就是测量师划出地界:

The Bucking Ham Hotel Clinton
The Bucking Ham Hotel Clinton

村政府所在地,看门口历史照片似乎一直没变过,跟红色的博物馆相连,博物馆建筑原先是学校,后来则是法院所在地:

Heritage buildings of the city hall & museum of Clinton
Clinton City Hall & Museum

我们每次经过都会进去吃个午饭喝个茶的圆木建筑The Cariboo Lodge(卡里布旅馆),身兼旅馆餐厅和酒吧,也是个历史建筑,是原来的克林顿大饭店(Clinton Hotel)所在。大概也经营了上百年了吧,仍然保留西部大片风采:

The signage of the Cariboo Lodge
The Cariboo Lodge

克林顿以古董店出名。我们一口气逛了三家,从超级优雅的到这家二手货与古董混为一体的,其实逛这种介于旧货店和古董店之间的比较有趣,里面黑胶唱片和卡式磁带之多令人乍舌:

The store front of an antique shop
An Antique Shop in Clinton

发现来自日本和中国的物件,肯定不是古董,但西人对古董的定义大概比较宽。他家的自家制黄油巧克力糖酥块(Fudge)浓郁好吃,最好配上咖啡茶。

离开克林顿小村往南28公里注意路标BC-99 S, 这里必须右转进99号公路南,这条路通向利卢艾特(Lillooet)方向。一转过去就会看到左边停车场和远处的历史建筑,这儿是帽溪牧场历史遗址(Historic Hat Creek Range)。其实更是个活着的博物馆,工作人员穿着旧时服装,这座是旧时旅馆(现在作为博物馆不能住宿):

A lady in historic costume standing in front of the Historic Hat Creek Ranch's hotel building
Historic Hat Creek Ranch old hotel
Historic Hat Creek Ranch horse carriage and the hotel building
Historic Hat Creek Ranch hotel & horse carriage

打铁铺现场打制马蹄铁、铁钉、钩子等等:

Blacksmith workshop
Blacksmith shop

许许多多的旧时建筑,杂货铺、食堂、马舍、牛羊栏等等很值得慢慢看:

度假木屋、度假帐篷和露营车营地等等适合一日游甚至住上几天。

Wagon camping at Hat Creek Ranch
Wagon Camping at Hat Creek Ranch

帽溪从巨大的历史遗址中穿过,林地中还有健行步道:

这里是Bonaparte 原住民的传统领地,发现大量墓葬和村庄遗址。在帽溪农庄历史遗址中有一个园地布置成历史上原住民居住地的样子,由原住民讲解员讲述他们的历史文化:

可能最受孩子们欢迎的活动是骑马和坐马车:

Bernard's Express horse carriage at Hat Creek Ranch
Bernard’s Express at Hat Creek Ranch

继续西行99号公路30公里左右,这一段蜿蜒穿行在群山中,经过Mable Canyon省立公园内的几个湖,个人觉得最美的是Pavilion Lake 和Crown Lake,这两个湖底有几亿年的微生物形成的类珊瑚结构,它们仍然是活着的生命物质。湖水颜色变换莫测,Pavilion Lake 在2005年被选为美国宇航局探测淡水生命起源研究项目所在,这个深潜研究持续到今天。

这是Crown Lake(旧片):

Crown Lake with blue water
Crown Lake

神秘的Pavilion Lake,这儿潜水需要特别训练和允许,防止影响到水底沉积的微生物和类珊瑚:

Pavilion Lake's mysterious green colours
Pavilion Lake

其实只有一条主路,山谷里再往西道路渐渐升到半山盘山道,路上星星点点会经过一些人家,非常好奇他们为什么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距离Pavilion Lake约30公里处来到一个相对热闹些的村落Fountain Flat。这儿是原住民保留地和定居点。有杂货铺和其他一些商业设施,更多的,就是这样蜿蜒的山路,风景虽美,还是需要集中精神开车:

Winding mountain road towards Lillooet
Mountain road

利卢艾特谷地处于菲沙河与利卢艾特河交汇地,风景很美自不用说,城中处处有巨大的绿玉石。始于菲沙河的卡里布淘金路0英里处纪念碑:

Cariboo Wagon Road Mile 0 Cairn
Cariboo Wagon Road Mile 0

游客服务中心前面巨大的玉石群:

giant jade boulders in front of the visitor information centre
Jade boulders in front of the visitor information centre

我们来这儿几次,一般住Reynold’s Hotel或者 Ritasket Lodge,前者是传统的酒店,楼下有餐厅和酒铺,后者在半山腰,简单的汽车旅馆,也很干净而且含早餐。这次住Reynold’s Hotel,有新发现了,大堂里神秘的大箱子,打开后竟然是20世纪初的当地报纸,读着那些新闻和广告,了解当时人们的日常,很有意思:

Big wooden chest with old newspaper in it
Old newspaper in the wooden chest

几次来都想找淘金热时期华人淘金扔到一旁形成的大石堆,这次终于找到了:

stone piles left by Chinese miners from Gold Rush
Stone piles left by Chinese miners from Gold Rush era

原来是在河岸高地上,我原先只在河边找,怪不得。华人淘金都是在白人剩下的土堆里继续耐心地筛选。他们发现本地人对玉石一点兴趣都没有。今天,又是华人到北部去开采玉石矿。

利路瓦特吸引人之处还有那个巨无霸Seton Lake(希顿湖),是本省内陆超大型水利工程Bridge River Hydro Project水库的一部分。这儿还担任着鲑鱼孵育和休闲露营的功能。来过多少次也依然喜欢这个风景:

Seton Lake Lookout
Seton Lake

此地山体非常陡峭,常常可见山体滑坡的痕迹,而铁路行在山下,很是壮观:

Railway at the foot of the steep mountains
Seton Railway at the foot of the mountains

我们这次没有去逛这儿的酒庄,下次再来。

休息一晚后启程继续沿着峡谷南下。从这儿到Lytton小镇的12号公路是省级公路,很窄,常有大车经过,但是风景却是极美的:

Highway 12 along Fraser River
Fraser River and Highway 12

菲沙河水流湍急,泥沙俱下,永远浑浊。经过Lytton, 加拿大最炎热的城市之一,夏天轻易超过40度,跟Lytton能争高下的只有利路瓦特(Lillooet)。Lytton 是菲沙河与汤普森河交汇之处泾渭分明,菲沙河上人力拖动的渡轮,Kumsheen白水漂流和帐篷屋,都是非常值得打卡的。

Kumsheen Rafting Resort's teepees
Kumsheen Rafting Resort’s teepees

途经此处,有本地最好的餐厅Cutting Board Restaurant. 停下来歇歇脚,吃顿饭, 逛逛他们的商店,也是极好的。

从这儿回温哥华走的一号公路风景优美,已经分享过几次路上的景点,就不再赘言了。

(全文完)

Categories
History Travel 卡里布自由公路和菲沙峡谷环游 大熊雨林 旅行 自驾

大熊雨林、卡里布自由公路和菲沙峡谷环游(5):自由之路的狂野故事

从大海到天空的20号公路这一段又称为Cariboo Freedom Road (卡里布自由之路)。它承载着Bella Coola Valley(贝拉库拉河谷)人们通往世界的梦想、永不屈服的精神和为决不放弃的实干与勇气。也成为我们探秘大熊雨林,自驾卡里布自由之旅的原动力。

Categories
History Nature Travel 卡里布自由公路和菲沙峡谷环游 大熊雨林 旅行 自驾

大熊雨林、卡里布自由公路和菲沙峡谷环游(2):海上航程

(接上篇大熊雨林卡里布自由公路自驾之旅:温哥华岛)大熊雨林自驾环游的第二段,是BC渡轮公司的中部海岸航线,涵盖了大熊雨林的海上部分。经过无数小岛和狭窄的航道,探秘被世界遗忘的角落。我们乘坐的是从Port Hardy出发经停Bella Bella换小船Nimpkish号,再停Shearwater, Ocean Falls,,最后到达Bella Coola的最长的这一班,大约需要15小时。这篇游记记录的是几年前直达航程开始之前的走法,现在已经有直达Bella Coola的渡轮,就不在经停中间的Bella Bella, Shearwater 和Ocean Falls了。但是,以我个人的体验的话,Ocean Falls绝对值得特意走一趟的。其实也很容易,以Bella Coola为基地多住几天,坐Nimpkish号小轮往返即可,所以这篇游记中提到的这几个大熊雨林海上小岛还是有参考价值的。

Categories
History 历史典故

“求财须敬天”:温哥华雷氏家族的百年祖训

在加拿大BC省住久了一定会听说过伦敦药房(London Drugs)这家日用品兼药房连锁店的名字。如果住温哥华市中心,那么许多人会到IGA超市买菜。如果是西蒙菲莎大学的孩纸,可能也听说过学校有雷氏家族提供的奖学金。雷氏家族的捐赠,在温哥华许多地方可见。雷氏家族的姓,英文拼写是Louie。以私人家族产业而言,雷氏家族在BC省排名第二,位列大富豪Jim Patterson家族之后,在加拿大排名前四十几名。

雷氏家族的发迹并不容易也绝非偶然。在过去118年来,加拿大并不总是一个友好包容的国家。他们经历了严重的歧视、人头税、拒绝入籍、被禁止从事医生公务员等高尚的职业。但顽强的打拼,取得商业成功之后,这个家族从未吝啬回馈这个曾经亏待过他们的社会。只因为,遵循祖训:求财须敬天。

Categories
History 历史典故

漫漫淘金路:BC省之前世今生

有些人习惯说加拿大是个历史很短的国家,建国于1867年,而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卑诗省、BC省)加入加拿大联邦,也不过是1871年,所以历史短浅。这种说法并不正确。在白人成立加拿大联邦之前,北美大地不是莽荒之地,原住民也并不是处于原始社会。他们有自己的不同族裔、邦国、定居地、村庄或城市、信仰、法律、社会制度。把原住民创造的文明一概抹杀,只承认殖民者成立的政治实体即加拿大联邦,其实是非常傲慢无礼的做法。

这是这篇文章的前提。以后再谈谈殖民地之前的故事。这篇集中在淘金热之后的BC省。

历史上多次兴起席卷北美的淘金热,不但吸引了淘金客,也带来美国人吞并盛产黄金的“Caledonia”区的巨大胃口。英国政府起初并不重视这点“毛皮交易之处”,却发现南来淘金客已经大军压境,赶忙将之纳入英属哥伦比亚区殖民政府加以管理,而后再加入依旧属于英国殖民地的加拿大联邦,最终避免让其被美国笑纳的命运。

Entrance of Fort Langley National Historic Site
Fort Langley National Historic Site

北美最早的淘金热始于美国。1846年墨西哥战争中,美国攫取了加利福尼亚地区。1848年加利福尼亚Sacramento河谷发现金子之前,一个叫做Yerba Buena的北部村子几乎全部是西班牙裔人士,人口只有800人左右。但发现金子后,白人疯狂地涌入这里,用武力驱离原住民Cherokee部族,把他们从自己祖祖辈辈定居的地方赶走且强迫他们徒步迁往先在的俄克拉荷马州地区,数千人饿死累死在路上,留下一条“血泪之路”。小村人口在1850年就已经飙升到25000人左右,加州也正式成为美国一个州,Yerba Buena的名字也变成了San Francisco。华人耿直地称之为:旧金山。传说是遍地黄金随便捡,人人做着发财梦。黄金狂热带来的是罪恶与暴力。城中随意杀人抢劫,市民自发组织审判团私刑处决、鸦片窑、妓寨遍地,高档水晶灯照耀着豪华舞厅销金窟。很快加州黄金在1850年左右就已经挖光。淘金客这时开始把热切的眼光投向北方。

随后在美国西部各地零零星星不断有黄金“发现”,但这些发现带来的都是白人淘金客之间的纷争以及对原住民的压迫和杀害,随之原住民对此的报复。冲突从1852年的奥利根(Oregon)南部的红河(Rouge River)地区开始。三四千白人淘金客涌入那里,从已经在那里的其他淘金客和原住民手里抢夺淘金地、犯下的罪行小到盗马大到强奸和屠杀Yakima部族,自然也招来原住民的报复。最残酷的血洗事件发生在1854年,几百名白人淘金者越过卡斯凯特山脉到达美加边境,在可奎尔(Coquille River)旁的原住民村落谋杀了16人,原住民采取报复也杀了16个白人回敬,其中部分白人并未参与当时的谋杀,包括了当时美国政府的印第安事务官员,这又招致美国政府动用军队发起两次战争,对Yakima族人进行残酷镇压,务求把他们赶走圈进边远贫瘠的保留地。Yakima族人在善战的领袖Kamiakin的带领下,联合周边其他部族,和美国政府进行了长期的抵抗,一直坚持到1859年。

而在北方,带着警惕的目光审视南方发生的一切的,是当时英国哈德逊•海湾公司(Hudson’s Bay Company)的两大主事也是主要贸易人罗德里克•芬莱森(Roderick Finlayson)和他的上司詹姆斯•道格拉斯(James Douglas)。

经过1812年的英美战争之后(对,那个著名的火烧白宫就是当时英殖民地联军打败入侵的美军直捣美国首都后干的),两国决定还是以谈判来解决英殖民地和美国的国境线,1846年签署协议,大致沿着北纬49度分割。担心北纬49度国境线会把温哥华岛的一部分割去给美国,英国人迅速地把原先主理菲沙河谷毛皮交易中心兼给养站兰里堡(Fort Langley)的道格拉斯派去温哥华岛的南端,建立了一个用木头桩子围起来的城寨称为维多利亚堡,作为哈德逊•海湾公司的总部。道格拉斯被提拔为温哥华岛殖民地总督。

在边境以南不远处普吉湾(Puget Sound)的冲突中,美国政府、民兵以及一些原住民部族联手对抗入侵的野蛮淘金客,哈德逊海湾公司则卖武器和给养给美国政府的部队。但是,赊账之后美国政府不但翻脸不认账还不打算赔偿他们毁坏的公司财物。

芬莱森与道格拉斯认为,美国式的共和制果然带来混乱,而英国式的君主立宪制才能保证法律和秩序得以维护。后来BC省首先成为殖民地的一部分,然后再加入加拿大联邦,跟这些想法有很大的关联。

海达瓜伊(Haida Gwaii)群岛-当时称为夏洛特皇后群岛(Queen Charlottes)上“发现”少量的金子,这是白人的说法,原住民一直知道当地出产这种黄灿灿的金属,但他们更稀罕铜而已。1849年一艘貌似海盗船的开进维多利亚堡,上面跳下一帮带枪的美国人要求购买给养以便继续北行。詹姆斯一开始很紧张,等到付款的时候,这帮人拿出黄金来交易才松了口气。但他暗暗地了解到,他们来自旧金山,准备开往北方的夏洛特皇后群岛继续淘金。原住民一直跟哈德逊•海湾公司有少量的黄金交易,不论在沿海还是内陆(当时称为New Caledonia)。1851年前后越来越多来自美国的白人淘金客也涌入夏洛特皇后岛,在当地引起不少的冲突。老谋深算的道格拉斯意识到更大的危机就在眼前,这些淘金客携带武器并不受任何人管,如果不尽快介入,不但哈德逊•海湾公司在黄金交易中的垄断地位不保,还有可能失去和原住民之间的还算良好的贸易关系。于是他恳请维多利亚女王和英国议会同意派出战舰Thesis号前来巡逻温哥华岛和夏洛特皇后群岛,并且非正式地把夏洛特皇后群岛并入了温哥华岛殖民地中。但这都是他那一方的一面之词的说法。哈德逊•海湾公司和南来的美国人一样,在夏洛特皇后群岛上用炸药开矿寻找黄金,同样不受当地海达族人的欢迎。

发现金子带来的疯狂,释放出无法无天弱肉强食的原始本能,这似乎不符合哈德逊海湾公司的根本利益。这家公司虽然主要任务是代表皇家在北美进行各种贸易,实际上起的作用慢慢超出了商人的范畴,带上了殖民政治色彩,这当然和詹姆斯•道格拉斯个人的政治野心也有关系。早期用毛毯换河狸皮这种交易需要原住民的信任,所以包括他在内的许多主要管事人娶了原住民的女子才有机会把生意做大并且获得垄断的资源。而公司所到之地建立贸易站或城寨,也需要原住民的协助才能渡过最初的寒冬。但随着生意的不断扩大,黄金的发现,淘金客的涌入,他们在毛皮交易上的垄断地位其实已经不是最重要的。尽快建立行政机构并出动军事力量把这片黄金之地纳入英国殖民地,才是英国最大利益所在,也是道格拉斯个人职业生涯的高光处。

时间推移之下,他们逐渐背叛了帮助他们的原住民,把他们从对等的贸易伙伴地位变成了利用然后一脚踢开,到最后干脆也进行压制与迫害的同样做法。这部分残忍的历史需要另篇描述。

在美国疯狂的淘金热进行的同时,关于大北方New Caledonia发现了金子的传闻以各种渠道传到了美国。从1852年开始就时不时有人把金子带到维多利亚堡的哈德逊海湾公司去贩卖,而公司也卖淘金工具给原住民。有些嗅觉灵敏的南边经验丰富的淘金客已经知道菲沙河下游的沙金必定来自上游,于是悄悄循着菲沙河(Fraser River)的支流和主干伺机且淘且往北,1857年抵达汤姆森河与菲沙河的交汇处在那里发现稍微大一点的沙金产地,但这种河水冲下来的沙金产量并不高,很快就淘完了。到秋末,有部分白人已经撤离回美国境内。哈德逊海湾公司有挣到钱,并没有超级发大财。

在众人以为菲沙河淘金热即将过去的时候,道格拉斯敏感地知道,淘金狂热并没有结束。目睹疯狂的淘金客为自己发财在美国德克萨斯州和加利福尼亚州不择手段的所作所为:动用武力占领土地,自行宣布成立共和国,然后胁迫联邦政府承认他们独立州的地位,道格拉斯相信这些南来的带着枪炮来淘金的美国人也会在这边干同样的事情。于是他在1857年底做了两个重要的决定:向英国议会申请把现在称为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卑诗省,英属哥伦比亚省,British Columbia)的大陆部分宣布为英国殖民地,任何人未经许可不得进入,以及,任何人如果要采矿尤其是金矿,必须向殖民地政府申请牌照并且缴税。英国政府看到了利益所在,迅速批准了。其实,那时他还只是温哥华岛殖民政府的总督,并没有对整个BC省的管理权限,而且也没有军队可以帮他去执法。但他希望贩卖采矿权这一点可以避免类似于南邻那种无政府状态的混乱。

至此,BC省作为一个殖民地的行政区的雏形已经形成了。

但是,道格拉斯还没来得及做好成立完整政府的准备,菲沙河淘金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炸裂开启了。1858年2月,道格拉斯运送了一些土金去旧金山交给Wells Fargo公司提炼,3月初,消息走漏,电报横飞,美国各地的报纸已经大肆报道维多利亚发现金子了。几星期内2万5千到3万人涌进小小的维多利亚堡,失望地发现金子并不在这儿,他们得先花一英镑或五美元买牌照。买到牌照的人毫不浪费时间立刻渡海去本土。有钱的搭船,没钱的弄条舢板,还有疯狂的以为自己可以游过去。那时就已经有人意识到,与其自己去淘金,还不如从淘金客那里发矿工财更容易。这就包括了哈德逊海湾公司(Hudson Bay Company),Oppenheimer 兄弟公司等等,乘机高价售卖淘金装备,包括铁盘、铲子、羊毛袜子、厚尼大衣、帽子,等等。还有人靠贩卖淘金秘密知识发财。大部分属于道听途说的秘笈,在伦敦出版,但也有相对靠谱的,比如说一个叫做Alexander Caulfield Anderson的人,十几年前在菲沙河谷的栏里堡担任主贸易人的职务,写了一本书”Hand-Book and Map to the Gold Region of Frazier’s and Thompson’s Rivers“(菲沙和汤普森河产金地之淘金手册和地图),回答求知若渴梦想发财的人们的共同疑问:如何去到产金地?

到来的美国人多半是1849年旧金山淘金热时代的有经验的熟手。他们一边沿着菲沙河水系往北推进一边已经通过几个决议为成立国家做准备。而美国政府认为他们的国民(淘金客)受到哈德逊海湾公司不公平的对待,特意派出一位公使来到菲沙河谷调查并声张他们的利益。他发回去的报告说:当地人热盼加入美国(注:指的当然是美国淘金客),不需时日甚至不用美国出手,这就会自然而然地发生。

形势确实越来越紧张。英国政府终于采取行动了。1858年8月,宣布New Caledonia地区为英国殖民地,英属哥伦比亚区。詹姆斯•道格拉斯在兰里堡就任第一任省督。

尽管菲沙河淘金热造就了沿线的一些小镇的短暂繁华,比如说耶鲁镇(Yale),几乎是一夜之间出现了一万人的淘金客,表面的沙金很快淘光,人们离去,赶往下一个发财地点。

随着淘金客越来越逼近内陆,他们与原住民的冲突也越来越多。Nlaka’pamux原住民的传统领地在菲沙河谷。他们不希望这些淘金客进一步入侵,于是爆发了不少小规模的冲突,一些原住民村庄被焚烧,民众被屠杀。道格拉斯想到了军队,他向议会申请派出皇家工程兵部队,一方面是捍卫英国殖民政府的利益防止美国人进一步入侵,另一方面是要修筑一条通往产金地的道路。当然,军队的存在也能维持治安保护英国人的利益。

皇家工兵部队到来之后规划修筑了新西敏市(New Westminster),城市的名字还是维多利亚女王批准的。原本是作为BC的首府,但只在1859年到1866年之间担此重任。

那些在菲沙河淘金热中发大财的是极少的人。河水冲到下游的沙金毕竟有限,有经验的人懂得必须继续往上游去寻找更大的金矿。有部分人顺着菲沙河水系的支流继续往北,且行且找。1858年有人在Hills Bar发现金块。1859年,牛虻河(Horsefly River)也发现了金块。但真正造成淘金热狂的是1861年在现在的巴克维尔(Barkerville)镇附近的威廉溪(Williams Creek)发现了埋藏着的巨大金矿。

成千上万的人涌向北方卡里布(Cariboo)地区。道格拉斯决定修筑一条通往卡里布地区的道路,以确保英国殖民政府在淘金上的利益。称为卡里布淘金道的不止一条路,其中最艰难最长的是1861-1862年修成的从耶鲁镇(Yale)到巴克维尔长达650公里的马车道。因为修这条路,殖民地政府欠下了112,780英镑的债,直接迫使他们在1866年为了削减开支把温哥华岛殖民政府与英属哥伦比亚殖民政府合并为一个政府,首府留在了维多利亚。为了还债,政府开始收缴各种税收,引起民众不满。

美国一直对北方这块肥肉虎视眈眈。美国政府对开疆拓土的欲望是毫不掩饰的。在英国政府批准英属北美法案British North America Act之下,1867年加拿大三个殖民地决定组成加拿大联邦,这部法案也成为加拿大宪法的前身。法案成立的第二天,美国宣布从俄国人手里购买了阿拉斯加。美国国务卿说,“our population is destined to roll its restless waves to the icy barriers of the north.” (我们的国民注定毫不停歇地跨过冰坝的阻挠奔涌进北方)。美国驻维多利亚的大使宣称,温哥华岛和英属哥伦比亚的大部分人都希望加入美国。他们甚至在温哥华岛上发起陈情书,收集到104个签名。但英属哥伦比亚的政客们可能更热衷于独立而不是加入美国。而宗主国英国其实是无所谓,唯一觉得不方便的是,他们刚刚在维多利亚建立了海军基地,那么加入美国岂不是太麻烦了。

1869年,英国任命了一位新的殖民地省督,专责跟加拿大联邦谈判加入联邦的筹码。Amor de Cosmos是最狂热的促成加入联邦的政客也是位强悍的谈判对手。他说,“I stand here not as a Canadian, but as a British Columbian; my allegiance is due first to British Columbia.”(我站在这里不代表加拿大,我只向英属哥伦比亚效忠)。最后谈成的条件是,加拿大政府要负责修一条横贯东西的铁路到达这里,并且代为偿还该省因为修卡里布淘金马车道欠下的债。

自1858年成立殖民地,到1871年正式加入加拿大联邦,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英属哥伦比亚省、BC省、卑诗省)的历程和淘金息息相关。这个省的前世今生,都渗透着金钱带来的烙印。

参考文献:

https://www.thecanadianencyclopedia.ca/en/article/gold-rush-sparked-american-interest-in-bc-feature#

https://www.pc.gc.ca/en/lhn-nhs/bc/langley/culture/histoire-history

https://www.thecanadianencyclopedia.ca/en/article/cariboo-gold-rush

Categories
History

Vimy Ridge – 军魂永远不死

大温地区的许多街区,深藏着一些故事。慢慢地去探索,也是很有意思的地方。温哥华历史散步,这是第一篇。

在温哥华东区有一个特殊的居民区,位于高低起伏的小丘地带,南起Grandview Highway,北达22nd Avenue,东西分别和Boundary Road与 Rupert Street接壤,属于Renfrew Heights的一部分。温哥华市政厅用一种独特的方式让人们永远不忘加军在历次大战中的英勇事迹。这里的街名全部用一战二战期间加军参与的重大战役所在的欧洲战场命名:Vimy, Somme, Matapan, Worthington, Dieppe, Malta, Falaise, Seaforth, Normandy, Anzio等等。每个路牌上还有一朵鲜红色的罂粟花,象征加军的铁血军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