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大温地区公园系列:殖民地农场(Colony Farm)

好内容分享出去:

住在大温地区20年以上的老居民多多少少听说过位于高贵林市的河景精神病院(Riverview Hospital)或者监狱精神病院(Forensic Psychiatric Hospital)的大名。这两个大名鼎鼎的医院都和殖民地农场地区公园(Colony Farm Regional Park)有关。这个地区公园很受观鸟者、徒步客、单车骑士们欢迎,却很少人会联想到公园所在地一度也是两个医院的所在。

Colony Farm Garden Trail

1904年BC省政府在高贵林河西岸流入菲沙河的地方买了1000英亩的土地用于盖精神病院。威尔逊农场的土地在1918年也被加进来。位于铁路线以北的高地部分是精神病院建筑群所在,而铁路以南的肥沃冲积平原则被开垦为农场、马场、牧场、养猪场、奶牛场、罐头厂,供疗养中的病人通过从事农业活动达到精神痊愈的目的也为医院提供食物。从1911年开始这里已经成为全国有名的大型农场,农产品在各种全国比赛中不断获奖,参赛的传统延续到上世纪80年代。1983年农场正式关闭,在有志之士的不懈努力下,农场所在地除了医院之外的地方在1994年作为野生生态保育区被保护起来了,成为大温地区公园之一。

Kwikwetlem 原住民千百年来直到今天一直定居在高贵林河、皮特河与菲沙河交汇的河口地带。他们是海岸塞里希(Coastal Salish)人的一部分,Sto:lo 族人的一个分支。早期殖民者把他们的名字英文化,拼写为Coquitlam,也就是华人称为高贵林这个城市的名字。Kwikwetlem在当地语言中是“红色小鱼”的意思,曾是高贵林河中非常多的一种鲑鱼的品种,不幸的是1904年白人殖民者在高贵林河上筑起水坝并为了开垦农地把大小河流溪流抽干了,需要洄游的鲑鱼们遭受灭顶,原住民失去大部分的土地,现在Kwikwetlem原住民的保留地与殖民地农场地区公园和一旁的鉴于精神病院比邻,建起工业园区发展经济同时与政府合作致力生态保育力图保护弘扬自己的文化传承。

前往殖民地农场交通很方便,可以开车也可以乘坐公交车。其位置在Coquitlam, Port Coquitlam两市之间,与Surrey和Pitt Meadow 两城隔河相望。具体地图看这里。停车场所在地附近就是延续农场传统的社区菜园,大片土地被分割成小份,用很便宜的租金租给居民种他们喜欢的东西,有人种花草,也有人种蔬果,都是政府特别乐意资助的休闲活动。不少义工在这儿使用蔬菜箱种出新鲜蔬菜然后捐给食物银行。野餐区也设在这里。建议使用这儿的洗手间,因为进入公园徒步道之后沿途洗手间就比较少而且也简陋多了。这张地图照片不清晰,建议到这儿下载

Colony Farm map

原来的农地基本退耕为草甸,徒步道大部分是沿着高贵林河延伸出去的。河面上有两座小桥方便行人与单车骑士。

也许是季节所致,初夏这里是雨燕和家燕树燕的天堂。那些纷飞燕子飞快地俯冲、急升、盘旋于头顶、起落于水面,速度之快眼前只觉得褐色、紫色、黑白色的影子在掠过。但是,相机的速度跟不上,大部分情况下只能拍到倏忽一闪模糊的身影。身临其境看燕子翻飞于眼前,非常特别的感觉:

运气好,竟然拍到这只紫色的树燕停在树杈上,可惜距离太远看不清,但姿势优雅披着紫色大氅的感觉很有趣:

为了搞清楚雨燕和家燕的区别,特意去查了下,得到奇奇怪怪的知识点。雨燕和家燕虽然长得像却连远亲都攀不上。雨燕(Swift)类的脚趾不能抓住树枝,所以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在飞行,甚至能在飞行中睡觉。他们能在建筑缝隙里做窝,平时勾爬在直立的墙面倒是没问题。

高贵林河与菲沙河都受潮汐影响。这样的沟渠很多,现在有闸口调节水位,沼泽和草甸区植被茂密:

湿地沼泽地带水草灌木丰富,仔细观察水中虫子和鱼都很多,这是绝佳的栖息和觅食环境。河道中有野鸭、林鸳鸯游弋:

公园很平坦,一眼可望沼泽尽头外围的Maryhill居民区了。其实距离还远呢。公园内的徒步道兼单车道绝对是热门所在,而且还是大温地区自行车道交通网的一部分,这一条连向Traboulay Poco Trail:

拍完片子拿近了检查时才注意到岸边悄无声息地站着一只大蓝鹭,赶紧把镜头拉远了给它一张特写,如老僧入定一般:

听说大蓝鹭冬天会大量聚集到这儿觅食,河道和沼泽给它们提供了很好的过冬食粮。我没验证过,等这个冬天再观察。

如果愿意静下心下来倾听,随时耳边总有百鸟欢歌。循声慢慢地找去,总会有惊喜的发现。比如说这只风中发型凌乱的歌雀(Song Sparrow),先是在灌木丛中歌唱,然后飞起停到河边护栏铁丝网上盯着游人继续卖力地表演:

而这只歌雀则一如既往占据高枝一声声高亢的鸣叫呼唤爱侣,片片是五月初拍的估计它还是孤身一鸟,而现在八月份,大概还是会努力地歌唱,但目的则是捍卫自己的领地了:

各种野鸟很难分辨谁是谁,只能不断从身形、羽毛、爪子、啼鸣声来比较了。常常弄混的是斑唧鹀(Spotted Towhee) 和北美旅鸫(North American Robin)因为它们的肚皮都带有棕色过渡到白色的羽毛,但我能认出这只是斑唧鹀,因为它傲娇的红眼睛暴露了秘密:

徒步道各段都不长,总共加起来也不过是6公里,也比较平坦,婴儿车没问题,小朋友也能坚持到底。但似乎并没有适合孩子们跑到河畔去玩耍的地方。毕竟,这个公园的主要目的是生态保护。看看各种野鸟和昆虫,观察野花野果们生生不息,其实就是很不错的户外活动了。

最后,以这个长相奇怪有点像竹子松针的混合体的片片作结。这是Horsetail (Equisetum)繁殖期长满孢子的茎,中文叫做问荆,木贼目木贼署,从一百多万年前遗留下来的古老的蕨类植物,它们是一些草食恐龙的食物。恐龙时代有些种类的Horsetail竟然可以长成森林,植株高达30米。经过长期的演化,绝大部分木贼目内的木贼属植物都已灭绝,只剩这一种依然顽强地广布世界各地。它的茎秆中吸收了土壤里的硅盐,据说有药用功效也可以用来洗锅。大自然造就了这种美丽神奇的植物,其实我们只需要睁开眼仔细观察身边。

horsetail at Colony Farm


好内容分享出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