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History Travel 卡里布自由公路和菲沙峡谷环游 大熊雨林 旅行 自驾

大熊雨林、卡里布自由公路和菲沙峡谷环游(5):自由之路的狂野故事

Spread the love

从大海到天空的20号公路这一段又称为Cariboo Freedom Road (卡里布自由之路)。它承载着Bella Coola Valley(贝拉库拉河谷)人们通往世界的梦想、永不屈服的精神和为决不放弃的实干与勇气。也成为我们探秘大熊雨林,自驾卡里布自由之旅的原动力。

Spread the love

从大海到天空的20号公路这一段又称为Cariboo Freedom Road (卡里布自由之路)。它承载着Bella Coola Valley(贝拉库拉河谷)人们通往世界的梦想、永不屈服的精神和为决不放弃的实干与勇气。也成为我们探秘大熊雨林,自驾卡里布自由之旅的原动力。

卡里布自由公路Freedom Highway具体指的是从贝拉库拉(Bella Coola)到阿纳欣湖(Anahim Lake)的这一段。贝拉库拉旅游局网站上有张照片显示了最险峻的那部分路段的样子,照片的版权属于Bella Coola Valley Tourism:

Panorama photo of the Hill Freedom highway between Bella Coola and Anahim Lake
The Hill on Freedom Road (highway 20 between Bella Coola and Anahim Lake)

贝拉库拉河谷博物馆有非常详细的线上展示,告诉人们这条公路的传奇修建史,76公里长,爬升1828.8米,其中从贝拉库拉开始的头6.4公里就已经爬升了1219.2米,中间有三道及其狭窄且陡峭的之字形弯道,建成时最陡路段坡度18%,后来逐渐拉缓到14%,总共花了62,000加元(58,000来自政府,4000来自社会大众),但这不包括民众们自行投入的大量的人力物力。

陡峭群山间那条弯弯曲曲的路就是传奇的卡里布自由之路。修路历史堪称西部开拓精神的象征。

自古以来住在海岸线上的原住民和内陆原住民之间是有贸易通道存在的,称为(Eulachon) Grease Trail蜡烛鱼之路,他们往来于崎岖的山间羊肠小路运送这种称为Eulachon的蜡烛鱼及其油脂制品。探险家亚历山大麦肯锡横跨北美大陆到达贝拉库拉走的就是其中一条蜡烛鱼贸易道。19世纪60年代的淘金热用蒸汽船带来了大量淘金客,英国工程部队的Palmer中尉勘探出一条适合修马车路的线路,但是与Chilcotin民族进行的战争迫使他们放弃了想法。1894年一群挪威移民在贝拉库拉以东不远处定居下来务农,形成Hagensborg这个挪威村,他们深感天涯海角的孤独,又提出要修路但是接着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打断了计划。30年代时省政府重提修路计划,却被崎岖陡峭的群山和可想而知的建筑费用吓到,然后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又开打了,修路之事再次被搁置。

居民们不断地在希望与绝望之间摇摆。。。其中值得一书的是因为政府下了封口令而极少在加拿大历史上提到的Polar Bear Expedition “北极熊征远”这次自以为捂住了秘密其实是掩耳盗铃的“大规模军事操练”,给连接贝拉库拉与(Williams Lake)威廉斯湖之间的道路带来深远的影响。几十年后BC省政府交通厅长Alex Fraser(1916年-1989年)先生才亲口承认说,他也曾是驻扎威廉斯湖的士兵一员。他是1942年入伍,1946年退役。大温地区有座干道桥梁(91号公路)就是以他命名的。

1944年12月,二战进入艰巨却也即将胜利的阶段。加拿大政府决定要在寒冷的冬天进行人员和设备的操演。将近1000名士兵参加了拉练,大部分先在乔治王子市附近开始,然后南下集结在威廉斯湖设立设备和人员训练营,参加的有信号与工程兵团、滑雪兵团、马车运输队、炮兵、步兵,以及英军和美军观察员。他们的任务是从威廉斯湖向西进发,穿越寒风凌冽崎岖的齐尔科廷高平原,然后翻越Tweedsmuir群山下降到贝拉库拉海边。他们在零下30度的寒冬一路安营扎寨,操演、拔营、行军,沿途修简易公路。当翻过群山到达贝拉库拉河谷时所有村民都以为这一次军队将把公路修完。但是梦想再次失落。

士兵们确实破山而出直降一千多米开出了一条狭窄的马车道来运送那些军用物质,到达贝拉库拉河谷的山脚时发现给养跟不上了。于是部队空投了些给他们,另外派海军等在港口把所有军用车辆用船运走,而士兵们在这儿修整了一星期,又被命令爬山走回六百多公里外的威廉斯湖。他们其实修了翻山公路的雏形,很快又被植被淹没。当时政府的命令是,谁修路谁负责保养,部队不觉得这是他们的任务。这张片片是贝拉库拉村博物馆的网站上找的,显示当地居民准备修筑公路时在危险的山道上运送建材,使用的就是部队曾经用过的那条线路,照片上的人是居民兼总包工头Elijah Gurr:

Photo shows contractor Elijah Gurr and his horse packs transporting material on the narrow hill before the road was constructed
Contractor Elijah Gurr & horses packed with material on the trail, photo credit: Bella Coola Valley Museum

但这个北极熊远征之举已经足够鼓舞当地居民。他们在战后游说省政府希望这次能把他们的要求当回事儿,省政府也答应了。于是从威廉斯湖到贝拉库拉的省级20号公路正式动工!一路向西,公路迅速延伸着,直到阿纳海姆湖{Anaheim Lake),BC省政府的工程师们不干了。山体不稳、过度陡峭、费用太高、维修成本将成为天价,总之,政府既没有银两也没有技术继续往西修剩下的几十公里山路!居民们怒了!这天上掉下的馅饼刚拽下一小块又飞走了?这么点路就畏难情绪啊啊啊!但这次,他们因为有了一位从艾伯塔省移居此地的教师Cliff Kopas领头做军师,采取了非常带节奏有勇有谋的策略迫使省政府就范!对,就是贝拉库拉本地号称“啥都有卖”的Kopas百货店杂货店加油站混为一体的这个店铺的老主人(现在是他儿子一家在经营):

Kopas Store
Kopas Store

Kopas先生先是在1952年组织当地居民和商户成立了当地贸易商会,有组织才有发言权嘛。然后他到各级政府进行了各种说服活动,没有获得很多支持,于是商会给省政府下了通告:你们帮不帮忙勘探路线,我们都会自己动手搞!省政府的反应可以用很不关心来描述。商会的户头里有250块,但是成员们有无限的热情!他们纠集了一帮志愿者,雇了Elijia Gurr先生和他的拖拉机就开始干活。计划是从Anaheim Lake高处和从贝拉库拉河谷同时开工,中间会合。1952年9月14号Gurr先生和George Dalshaug开着拖拉机与推土车面向大山开始清理乱石,工程正式开始!照片来自贝拉库拉博物馆网:

Construction photo of the Freedom highway
Construction of Freedom Road, image from Bella Coola Valley Museum

这时候,村民们已经自行找出一条最合适的线路,大约有3000英尺的垂降。村里的年轻人被送出去学习爆破,回来后啥保护装置都没有就开始炸山了。其中一位就是Elijia Gurr先生的儿子Mervin Gurr,他后来回忆说,啥安全帽?我们都没听说过!我就是躲在大树后面当掩护了!然后有一次没计算好,炸的石头就砸到我躲的那棵树上,树枝落了我一身,还好没事!

省政府公路厅长Phil Gaglardi(现在也有不少地方用他的名字命名)其实在拒绝村民时就知道这事儿绝对没完的,于是悄悄地在预算里留了一小笔钱,果不其然发现村民们决定自己动手了,一看村民现在再来要钱,顺水人情拨了1万块给商会买设备,于是又加了一台掘路机和其他工具。唯恐政府在路建好之前改变心意,Gurr和他的建筑队以及志愿者们在大雪封山的严寒冬天与大雨滂沱湿滑泥石流危险存在的情况下加班加点地赶活。省政府官员们被他们的顽强精神感动了,又给了张2万块的支票让他们买材料。但是,还剩下2800英尺(约848米)的路段需要爆破时,政府说,没钱了。这次村民们又拿出坚韧不拔的精神到处想办法,最后还是完成工程了!这是山上山下两头向中间进发的掘路机终于会合时的照片,照片来源于贝拉库拉博物馆网站

Two bulldozers met, symbolizing the completion of Freedom Road

1953年9月23日,从Anahim Lake和Bella Coola两头向中间进发的工程队终于会师,两台挖地机碰爪了,象征着自由公路完成。

为了结束与世隔绝的状态,贝拉库拉居民们自己动手建设了一条专业工程师一口咬定做不到的公路之后,政府被啪啪地打脸,于是又写了张2万块的支票把后续费用给付了。居民自力更生修的省级公路大约有43公里,落差1487米,最陡的路段大概是19.4公里中完成垂降1217米,最陡坡度18%,总共花了省政府5万8千块的投资。不管怎样,当时的政客和政府官员还是有勇气承认他们错估了村民们的能力。尽管他们没有公开主动地去促成这件事,暗地里却悄悄地支持着而不是立刻下令禁止。换句话说,他们信任民众的力量。这条路如果是在现在,有那么多的规章制度约束着,无论是政府官员还是民众都不可能重复以前的狂野操作。

之后的故事倒是简单了,修好的路毕竟不是那么专业,省政府被强力打脸之后,接过了公路的维修管理,几十年来做了很多改良,部分可以拓宽的部分得以拓宽,在一部分危险路段修了停留点让单行交会车可以多点空间来错身,陡坡也削平到14%。总体来说,虽然自由之路有些陡峭有些险峻,还是一条可靠的公路。正因为“威名“远慑,在这条路上开车,人人都变得小心翼翼,反而减少了事故率。据说从1953年通车到现在,才有两单人身伤亡事故。

自由之路出了名,自然招海内外游客来挑战。按当地人的说法,走自由之路是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想都没想到这都能称为旅游景点!但是,来自一马平川的欧洲的那些游客,一边捏着汗开着车,一边赞叹险峻群山的风景!我也是被同事洗了脑,平生必须从头到尾走一趟20号公路!我们这次出行之前做了好多准备工作,上网找资料,码出每个山路转弯处的注意事项和斜度,在多山的新西敏市反复练习尽量不用急刹车的急转弯急下坡等等,其实还有很多视频可以一帧一帧地实景观看的。同事得知后大笑,你们也太认真了呢!被她提醒,还去租了个卫星电话,因为整条20号公路从贝拉库拉到威廉斯湖并没有手机信号,万一爆胎什么的还是需要帮忙的。

一早出发,即将离开河谷时风景太美,留个纪念:

Cloud covered mountains and Bella Coola River
Bella Coola River Valley
Bella Coola River bank with forest in the distance
Bella Coola River Valley

远方的大山在呼唤。往前一个半小时处,已经感受到山从人面起了,按攻略说,注意右手边有山路标高最新指示牌,仔细阅读之后熟记于心,以后每个急转弯都提前做准备:

指示牌上的箭号很清楚地标出左转还是右转。

Signage of mountain road's steep grades

我怕自己在接下来的四十几公里山路上吓尿而找不到厕所(真的,没有厕所),先去进山前的最后一个厕所方便一下下,顺便也看看这儿的指示牌写着啥。这个小小的休息亭子兼游客信息版和后面的旱厕是村民与当地商会提供给旅人的:

Welcome to Bella Coola Valley signage
Bella Coola Valley Tourism information sign

据说,亭子附近常有熊出没,搞得我非常警惕,提着熊喷雾去如厕。。。某帅坐车里按按喇叭警戒。

进山前的提醒以及大雪封山时使用的路障:

The gate to the mountain road

下面那些片片都是每次停下来喘口气平复一下颤抖的心时拍的。可以保证,风景绝美,如果你只是忙着开车,其实错过了许多。

这是进入第一个陡坡前的纪念,右边深渊,没有护栏:

Mountain road without guardrail to the right
Mountain road without guardrail

小心通过后停下来让对面下山的车先走。自由之路是有不成文的通行规矩,就是上山的车辆给下山的让路,因为山路太陡,下山车辆很难控制车速。停的弯道部分其实很宽,下车拍拍照片纪念人生第一次:

Hairpin Switchback on highway 20 mountain passes

再看看远处,吸口气,继续前行:

Narrow mountain road

这一段单车线,而且急转弯,必须注意对面是否有车下山:

Single lane and winding road
Single lane with sharp turns

又过了一段陡坡,回首来时路,顺便给对面大车让道:

mountain road image in the rear mirror

然后就感觉我们已经适应了,翻过上面这个弯道,路面拓宽了许多,一点也不可怕了,下面这一段,就宽心地慢慢地开着:

slightly wider but winding road, with sharp slope to the right
winding highway 20 through the mountains

盘山路并不是一直向上的,在山里盘旋,有些路段是下山打着弯上山,在这一点上,还是必须打起精神来的。

winding road through the forest
Highway 20 through the forest

不知不觉又在爬升,沿途许多烧焦了的森林,这里2017年遭受过山火,损失惨重:

charcoaled forest along the highway near Heckman Pass Summit
Charcoaled forest near the summit

终于看到了山顶标志,Heckman Pass Summit, 海拔1524米。传奇的自由之路翻过的山峦绰号是The Hill,至于其真名,反而没有什么人提到:

Signage of Heckman Pass Summit to the right
Heckman Pass Summit (The Hill)

再次回首来时路,我们用1小时45分钟翻过了The Hill!必须纪念一下下!

Looking back at the Heckman Pass Summit
Heckman Pass Summit

接着的路就是在广袤的齐尔科廷高平原上驰骋,路面平坦,两旁田园风光,我们心情舒畅,路边停下拍个照,觉得那个齐尔科廷欢迎你的招牌很亲切:

Road sign of Welcome to Chilcotin
Welcome to Chilcotin

看了看地图,我们会经过真正的阿纳海姆湖(Anaheim Lake),离住宿的尼姆波湖(Nimpo Lake)不算远,于是拐进去看看。湖畔很多度假别墅,有人在钓鱼,周围静悄悄的只有鸟鸣和草蜢在蹦跳:

可以明显感觉到齐尔科廷高平原的气候和地理跟贝拉库拉河谷完全不同,这儿比较干燥,花花草草都是适合旱地的,秋天已经开始:

知道这儿是湖区,好奇机场所在的镇中心长什么样子,又往前开十分钟,左手边一个不起眼的标志写着Anaheim lake就转进去:

Road sign of Anahim Lake
Anahim Lake

路口进去不远就有杂货店、加油站、餐厅,还看到警察局、学校和镇公所。

就像许多边城一样,这些设施尽量承担着多种功能。杂货铺兼酒铺的壁画很给力,还写着,如果我们没卖的东西,估计你也不需要:

McLean Trading General Store at Anahim Lake
McLean Trading General Store Anahim Lake

进去看看,果然吃的用的工具房原住民艺术品礼品应有尽有。收银柜台兼做游客信息台、录像出租、汇款:

Cashier's desk that serves as tourist info centre, video rental and book racks
Cashier’s desk at McLean Trading

灯柱就是广告牌,这个杂货铺除了生鲜食品肉类还卖酒、渔具、鱼饵鱼虫,还负责收蘑菇!我原先不知道,这一带林子是超级昂贵的的羊肚菌的产地:

A pole with signages of all kinds of ad, including mushroom buying in front of the McLean Trading Store
Advertisement pole

我们错过饭点,在这儿买了热茶和零食充饥,继续往东去。20分钟后,顺利到达住宿之处,尼姆波湖(Nimpo Lake)畔的斯图瓦特饭店(Stewart Lodge):

The icehouse of Stewarts Lodge with moose antlers on top
Stewarts Lodge Nimpo Lake

酒店办公室和餐厅是在一起的,进去办入住手续时惊艳其风景:

Dining room with lake view at Stewarts' Lodge
Dining room with lake view at Stewarts Lodge

我们的小木屋在湖畔水上飞机码头旁,虽然有些旧,厨房浴室洗手间一应俱全,很方便。窗外的风景,令我不舍得离开:

小木屋外堆了好多柴火,我也尝试着劈了一两根,不容易。 其实这是给住客体验一下下的,屋子里早有准备好的木头了:

Picnic table and firewood outside of the cabin
Picnic table and firewood

房间里有暖气但不是特别强(暖气片安在了洗手间里),还有一个烧木头的传统暖炉,特古典温暖的样子。结果我们不懂得怎么点火,晚上请了工作人员过来现场教学,其实不难的,第二天就自己弄了:

Wood burning stove in the cabin
wood burning stove in the cabin

黄昏时拍了几张片片,然后吃晚饭,餐厅只供应早晚餐,订房时需要告诉老板是否要包餐。我的建议是,一定要的,美景美食,不容错过,还可以跟来自天南地北的游客聊聊天:

走过了传奇的自由之路,就这么度过了长长的一天,我们从大熊雨林的腹地,到达了大熊雨林最东边界线外。在这里,我们将空中游览大熊雨林内推兹密尔(Tweedsmuir) 省立公园的山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