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Nature Parks Travel 旅行

【游记】冬日阿拉斯加公路(2):阿拉斯加公路至利亚德温泉

阿拉斯加公路不仅仅是交通要道,公路本身就是一条绵延几千公里的巨大风景区。继续阿拉斯加公路的冬日自驾,上篇在这儿。

Categories
History Nature 历史典故 旅行

【游记】冬日阿拉斯加公路(1):到达纳尔逊堡

对许多人来说,一生一次的体验必须包含一次一路向北的远征。或笔直或蜿蜒的道路伸向远方冰雪覆盖的群山,脚下是七十多年前建于永久冻土带之上的公路,车行几百里几乎没有人烟,只有无垠风景和时有出现的野生动物。这就是阿拉斯加公路的魅力。

Categories
hiking History Metro Vancouver Regional Parks Nature 健行 城市自然 旅行

探秘大温地区公园系列:殖民地农场(Colony Farm)

住在大温地区20年以上的老居民多多少少听说过位于高贵林市的河景精神病院(Riverview Hospital)或者监狱精神病院(Forensic Psychiatric Hospital)的大名。这两个大名鼎鼎的医院都和殖民地农场地区公园(Colony Farm Regional Park)有关。这个地区公园很受观鸟者、徒步客、单车骑士们欢迎,却很少人会联想到公园所在地一度也是两个医院的所在。

Categories
Metro Vancouver Regional Parks Nature Parks 加拿大那些事 城市自然 旅行

探秘大温地区公园系列:Boundary Bay (国界湾)

Boundary Bay Regional Park (国界湾地区公园)并不是缺乏知名度的公园。大温居民多多少少都听说过、甚至都到过公园最出名的地标:那一望无际水平如镜的海滩-Centennial Beach(百年纪念海滩)。这个海滩的正对面隔海相望的是白石镇(White Rock)的弯月沙滩(Crescent Beach)。

Categories
hiking Metro Vancouver Regional Parks Nature Parks 健行 城市自然 旅行

探秘大温地区公园系列:Kanaka Creek 瀑布区

        卡那卡溪(Kanaka Creek)地区公园隐藏在居民区中,森林、悬崖、瀑布、溪谷形成清幽的景致,河水时而奔涌时而缓慢,最终汇入大河,野趣盎然。

Categories
hiking Metro Vancouver Regional Parks Nature Parks 健行 城市自然 旅行

探秘大温地区公园系列:林恩峡谷森林游

        几十年前刚来温哥华的时候房东老华侨就告诉我说,不用怕迷路,大温地区北面是绵延的海岸山脉,这就是最好的路标!我在温哥华东区住了快20年,深以为然。跨过波拉德内湾(Burrard Inlet)后就可达到的那片山脉,一年中大部分时候山顶有积雪,被本地人笼统地成为北岸群山,深藏森林湖泊各种溪流和无数的徒步道,是大家户外休闲玩耍的后花园。

Vancouver Convention Centre with Northshore view
Northshore view and Convention Centre

    我们一块儿跑步的朋友里有一位是在北温哥华土生土长的当地人,老先生建议说,挑个周末改跑步为徒步如何?大家当然赞成!

        老先生准备带我们去走的是相对平缓也比较短的总共5公里的步道:林恩水源地地区公园(Lynn Headwaters Regional Park)内的Lynn Loop环游线,基本上从山脚沿着林恩溪流往西北方向走,然后过桥再沿溪走回。Vancouver Trails 这个网站有很好的介绍,但是因为徒步道入口附近停车位不好找,我们其实是在更远处的Lower Seymour Conservation Reserve / Seymour-Capilano Water Treatment Plant附近的停车场出发的,经过Lynn Headwaters Connector这条徒步道走30分钟左右接入Lynn Loop环线,具体地图看这里。如果加上这一段距离,那么往返就是6公里。

        停车场一旁就有干净的洗手间,强烈建议这儿先解决好三急。洗手间左边不远处就是进入徒步道的铁栅栏,没有门。往前走不远有亭子和草地,是野餐区,再往前路旁有地图和指示牌,认真看完拍个照作为参考,然后正式出发!

Lynn Headwaters Connector Trailhead
Lynn Headwaters Connector Trailhead

        我们基本上沿着林恩溪流走,这一段路是允许带狗狗的。朋友家的狗狗在Instagram上是个小小的明星, 非常友好且超有责任心,总是在大队人马的前后跑来跑去确认没有人掉队。刚刚敦促完落在后边拍照的我,接着往前去带队:

Hiking Lynn Headwater Connector Trail
Hiking Lynn Headwater Connector

        Lynn Loop Connector徒步道在这儿并入Lynn Loop Trail,进入Lynn Headwaters Regional Park,再次确认一下岔道口的路标,我们要往右边Lynn Headwaters Trail方向走,西北,然后在Big Boulder岔路口往北一点点的地方沿着蓝线往西,再往南顺着Lynn Loop Trail折返。网上有更清晰的地图,最好出发前下载打印好,然后现场对照着看,以免迷路:

Lynn Loop trail map signpole
Lynn Loop trail map

        林恩水源地公园所在地位于Mt. Fromme山与Mt. Seymour山之间,占地3730公顷,是大温地区第二大地区公园。1863年这一带开始大规模伐木,到上个世纪初原有的几百年原始森林已经被砍光,现在看到的是次生林,林中许多巨大的残留树桩,几人十几人合抱的并不罕见,往往上面还留着伐木时打进脚手架时留下的凹洞。从前手工伐木时先要在距离地面一人高左右的地方两头打洞后插入木板,工人再站在木板上对拉锯子。

Tree stumps Lynn Headwaters Park
Giant tree stumps along Lynn Headwaters Trail

        被砍伐后森林再生,次生林会比原始森林稀疏一些,漏下阳光给灌木和其他贴地植物生长的机会。各种莓果既是鸟的食物也是熊的最爱。这棵越橘长着红宝石莓果,好漂亮:

Huckleberry bush Lynn Headwaters Park
Huckleberry bush Lynn Headwaters Park

山路两旁林木高耸,红杉树、铁杉树、云杉树、枫树密布,光线有些暗,时有溪流从山上流下:

hikers on Lynn Headwaters Trail
Lynn Headwaters Trail
Lynn Headwaters Trail
Lynn Headwaters Trail

        倒下的树木慢慢被森林自有的微型生物系统分解,成为土壤的一部分,植物种子落在上面,渐渐形成新的生态小环境:

Tree stumps on Lynn Headwaters Trail
Tree stumps on Lynn Headwaters Trail
Nursing logs on Lynn Headwaters Trail
Nursing logs on Lynn Headwaters Trail

        如果是健康的充满生机的森林,雨水充沛的情况下,即使自然界固有的雷鸣电闪也不会立刻摧毁整片森林。这棵枯树经过了火灾,内里已经长出新的树:

trees grown out of a charred tree
Trees grown out of a charred tree

        离我们出发约50分钟后(大约3.5公里处),在山路右边再次出现岔道,路口的标志写着Boulder Lookout(巨石观景点)。这是一段有些陡但不是太长的路:

Boulders lookout trailhead on Lynn Headwaters Trail
Boulders Lookout Trailhead on Lynn Headwaters Trail

沿着山道往上走,没多久就看到森林里藏着几大块巨大的岩石,在树木之中显得有些突兀,这一带曾被冰川覆盖,也许是冰川消退之后留下的痕迹:

Boulders on Lynn Headwaters Trail
Boulders on Lynn Headwaters Trail

        用狗狗来做个大小对比:

Boulders on Lynn Headwaters Trail
Boulders on Lynn Headwaters Trail

        走回主路,没多久看到这个山溪旁身姿奇妙的树桩,离下一个岔路口也就是我们回程的折返点不远了:

Twisted form of a tree stump on Lynn Headwaters Trail
twisted tree stump on Lynn Headwaters Trail

         在这个岔路口有标识,往左将接到Lynn Loop Trail, 这条山道沿溪而走,我们向南折返,不再往山上走(如果继续往山上走,连的是Cedar Mill Trail,下次徒步去Norvan Falls准备走的路):

Trail map at Lynn Loop & Lynn Headwaters merge point
Trail map at Lynn Loop & Lynn Headwaters merge point

        下山之路很短,很快就进到Lynn Loop Trail, 基本是平路,路旁许多野莓果,这似乎是接骨木(Elderberry)的果实,红红的很喜庆,可以做果酱、酿酒:

Elderberries on Lynn Loop Trail
Elderberries on Lynn Loop Trail

        林恩溪(Lynn Creek)在一旁鹅卵石密布的河床中潺潺而去,水位并不高,但是春秋两季河水暴涨的时候还是不要去到溪旁冒险。狗狗迫不及待地冲下去玩水了,有人在溪中堆起了小小的因努舒克(Inukshuk)祈祷和平和友谊: 

继续往南走,可以看到路边散在一些机器半埋在土里,提醒这里曾经的历史:伐木,砍光后试图进行土地投机,政府接管,最后设为公园:

Remnants of old logging equipment on the trail
remnants of old logging equipment

        这个标识牌的对过是林恩水源地公园正式的入口。我们来的时候是从西摩山水源保护区那一头过来的,所以看到这个精神一振。标识牌上许多重要信息,必须读一下,比如说路上携带什么,是否有熊出没等等。提醒一下,进入林恩水源地公园打算往山里去的朋友,必须在这儿填一式两份的表格告知自己是谁,同组几位,联系人电话,然后把上半部投进铁盒里,回程时记着把下半部也投进去,这样不会让搜救队出动浪费人力和时间:

Lynn Headwaters Park Entrance Map
Lynn Headwaters Park Entrance Map

        不远处溪流上架着桥,走过桥去,一座古典风格的房子,北岸地区最早的预制房,1908年Henry Pybus(加拿大太平洋蒸汽船公司横跨太平洋的轮船“日本皇后号”的船长)购买给家人的,从别处搬来这里保存起来,现在是称为BC Mill House的博物馆,有许多关于林恩山谷地区的历史文物:

BC Mill House at Lynn Headwaters Park entrance
BC Mill House at Lynn Headwaters Park entrance

桥上可见已经废弃掉的水闸:

Old dam facility on Lynn Creek
Old dam facility on Lynn Creek

BC Mill House这一侧是正式的公园入口,有简易厕所可用,但是没有自来水。爬山么,最好自己带上消毒湿纸巾。我们在这儿稍微休息一下,再次原路返回跨过溪流南行。这一段路400米,将和Headwaters Trail汇合。路上继续是森林小路,可以看到早期伐木时代留下的“蒸汽驴子”(Steam Donkey)拖带木头使用过的山路现在已经变成了山地自行车道:

Mountainbike trail at Lynn Headwaters Park
Mountainbike trail at Lynn Headwaters Park

        再次并入Lynn Headwaters Trail往东南,然后是Lynn Headwaters Connector Trail 的0.9公里,最后回到停车场所在的Lower Seymour Conservation Area。跑步换成了徒步,跑友们和狗狗都非常满足的半天时光。

        这条线路非常容易走,也不太耗费体力,时间也不需要太长,却能提供很好的亲近大自然、充分享受森林溪流大氧吧的体验。自己家的后院就是山林溪谷,这是温哥华人自豪的地方。

Categories
Nature Parks 城市自然 旅行

探秘大温地区公园系列:本那比湖野趣

     温哥华都会区其实是个市镇村联盟,负责协调和管理共同的资源比如饮用水保护和供应、污水和垃圾排放处理、空气质素监控、地区公园扩建和维护、城镇规划、可负担住宅建设等等。具体哪些城镇包括在内以及人口分布可以参考这张图或者更清晰些点击这里下载

Metro Vancouver map

       住在大温地区的任何一角,开车半小时之内至少有一个温哥华都会区管理的地区公园可以去享受不同的风景,也许是山林溪谷、也许是河畔沼泽沙洲、也许是无垠海滩,熊、郊狼、野鹿、山猫出没,野鸟鸣唱耳边,对喜欢大自然的人来说,这就是家门口的秘境了。

        这个系列,介绍大温地区那些只有当地人才知道的秘密,地区公园。第一篇,关于本那比湖地区公园(Burnaby Lake Regional Park)。

        也许很多非本地人对BC省大温地区和温哥华比邻的本那比市(Burnaby)北部那一片神秘的水体并不很了解,海外游客更是极少到这儿来。本那比湖和周边组成了本那比地区公园,和本那比市一样得名于BC殖民地创建者Richard Clement Moody上校,他用自己的秘书Robert Burnaby命名。

Burnaby Lake
Burnaby Lake

        本那比湖形成于12,000年前的冰川时代。Still Creek和Eagle Creek这两条特殊的明暗渠流入本那比湖,而本那比湖的水则经由Brunette河汇入菲沙河,最终奔向大海。目前湖区大约占地3.11平方公里,超过400种的动植物生活在此。至少70种的鸟类生活在湖区和周边,而一年中有214种鸟类也造访这儿,追随着鸟儿的就是长枪大炮的观鸟者了。他们或坐或卧,埋伏在草丛中,成为另一种风景。

Burnaby Lake Bird watchers
Burnaby Lake Bird Watchers

        说起Still Creek 和 Eagle Creek, 他们有着同样坎坷的命运。原是正儿八经的河流,Still Creek发源于本那比中央公园内,一路汇集其他小溪往北往西再往东蜿蜒曲折注入本那比湖,而Eagle Creek 发源于本那比山,下山途中顺便夹带了Squint湖(现在被本那比山高尔夫球场包围)奔涌向本那比湖。但这都是19世纪欧洲人到来之前的事情了。

        随着欧洲殖民者到来,原住民被赶走,河流沿途建了木材加工厂和各种工厂以及住宅区,废弃物污染物渐渐把河流填埋到几乎不存在,直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政府痛下决心清理污染并修建明渠加暗渠终于使水系大部分恢复。今天这两条河只有部分河段是露天的,大部分埋在地下,其地面则是城市干道工厂区和住宅区。而露天的河段栽种各种本土植物并放养鲑鱼幼鱼,期待有朝一日生态能够恢复。

        本那比湖沿岸也是工业区,曾经污染严重,淤泥几乎让其部分湖区消失。在当地有志之士奔走呼号之后争取采取行动,成立管理机构挖走淤泥并持续清理。现在湖面恢复到3.2公顷,虽然因为淤积已经不适合进行划艇类的比赛,却依然是划艇、独木舟的热门地点。这个链接点开有非常详细的示意图,包括徒步道入口,以及停车场的位置:

Burnaby Lake Map

        湖区四周有几个以本那比湖为据点的活动中心:本那比骑马俱乐部(Burnaby Equestrian Centre)、 本那比湖自然生态中心(Burnaby Lake Nature House)、蝴蝶花园(Butterfly Garden)、本那比复合体育运动中心(Burnaby Sports Complex)、本那比划艇和独木舟俱乐部(Burnaby Kayak & Canoe Club)、野生动物救助中心。当然还有大家最喜欢的观鸟地点:Piper Spit 码头。

Rowing on Burnaby Lake
Rowing on Burnaby lake
Piper Spit view from the bird tower
Piper Spit Burnaby Lake

        徒步健行在这儿也是很享受的,有19公里基本平坦的林中徒步道。大量的次生林、灌木和沼泽地覆盖着周围,就如天然氧吧一般, 也是许多人散步跑步的好去处。本那比湖是生态保护区,为了不影响生态,自行车禁止入内,狗只必须系上狗绳。

Burnaby Lake Trail
Burnaby Lake Trail
Burnaby Lake trail
Trails at Burnaby Lake Park

倒下的树根上长出了新的树,而新树顺着旧根长到地里,终于站稳了:

trees growing out of fallen trunk
Nursing log and new trees on it

         虽说一年四季都能观鸟,但春秋二季一定是最多品种的。大温地区地处候鸟南来北往东去西飞的十字路口,除了留鸟,候鸟们在这里停留觅食补充能量继续下一段旅程,或者索性利用相对温暖的气候和丰富的食物在这儿过冬。本那比湖看鸟最方便的去处是Piper Spit Pier码头,附近有本那比湖生态教育屋(Burnaby Lake Nature House),夏天常有工作人员常驻讲解,门口可以停车。几条徒步线也在这儿交错,木板走道延伸到湖中:

Burnaby Lake Piper Spit Pier
Burnaby Lake Piper Spit Pier
Burnaby Lake Piper Pit Pier
Burnaby Lake Piper Pit Pier

        一旁深藏树丛中还有瞭望塔,适合登高望远,观察远处鸟群的动静:

Burnaby Lake Bird Tower
Burnaby Lake Bird Tower

       这儿也是Eagle Creek溪汇入本那比湖的地方,义工们在岸上设了许多人工鸟巢,帮助鸟儿们定居下来:

Burnaby Lake Eagle Creek
Buranaby Lake Eagle Creek

        因为本那比湖的水系和菲沙河通过Brunette河相连,每年秋天鲑鱼溯流而上,在湖里产卵后死去,吸引大批鸟儿前来聚餐并过冬。秋天来这儿观鸟,大概率会遇到稀客比如说鹬鸟,在平静的浅水中抱团休息,周围的纷扰跟它们无关:

Burnaby Lake
Sandpipers at Piper Spit Burnaby Lake

      鲑鱼完成筑巢产卵任务之后就死了。它们的尸骸成为野鸟、郊狼、熊和其他动植物的营养。它们的下一代将在湖中孵化,在水草中生活到几周或几个月(看是什么品种),然后游向大海开启新的生命的轮回,直到几年后回到出生地产卵死去。

Burnaby Lake salmons & birds
Burnaby Lake salmons & birds

        林鸳鸯(Woodduck)、绿头鸭(Mallard)、绿翅鸭(Green-wing Teal)、加拿大鹅、红肩黑翅鸟、渡鸦、乌鸦几乎每次都能见到。它们常常混在一起觅食,相处似乎还算和谐。水禽们形态鸣声各自不同,可是如果没有认真观察,真的也不是那么容易分清。一概称他们为野鸭子可好?

wild ducks Burnaby Lake
wild ducks Burnaby Lake
Canada geese at Eagle Creek
Canada Geese at Eagle Creek Burnaby Lake Park

红绶带黑翅鸟(Blackwing Bird)也比较常见,因为有了红色的绶带,样子比乌鸦讨喜:

Blackwing bird Burnaby Lake
Blackwing bird at Burnaby Lake in spring

        大概最容易辨认的是林鸳鸯,它们和我们东方鸳鸯是表亲,虽然色彩没有那么绚丽,但和别的野鸭相比也是非常浓艳了。它们在湖畔树上筑巢,平时成双成对在湖中觅食。原以为鸳鸯就是一旦成对就永不分离了,结果被现实粉碎了美好的传说,它们只配对一季,下一个繁殖季就另觅佳偶:

Burnaby Lake Woodducks
Burnaby Lake Woodducks

雄绿头鸭也好认,颈部底边围着白围巾,雌性很容易跟别的雌野鸭搞混,因为野鸭们的雌性都尽可能颜色暗淡,因为它们为孵育下一代必须伪装混入环境不易被天敌发现。辨认雌绿头鸭的关键是翅膀简短下面那一块蓝绿色的羽毛斑块,跟雄绿头鸭一样也是虹彩型:

Burnaby Lake Mallards
Burnaby Lake Mallards

这已经造成脸盲了,再来一只绿翅小水鸭(Green-winged Teel),如果觉得它的绿翅在哪里,太误导了,那么难上加难,超级绚烂的蓝绿色隐藏翅膀下,头顶有棕色羽毛,眼睛周边一直延续到后脑是一片墨绿色金属虹彩光泽的羽毛色:

Green-winged Teel Burnaby Lake
Burnaby Lake Green-winged Teel

        本那比湖有黑熊、郊狼,它们并不喜欢人,所以大部分时间并不会出现在人们常常活动的区域。但是有种动物在其繁殖期绝对是大家见了就要远远避开的,战斗力爆表的加拿大鹅。它们为了护雏绝对是对任何胆敢走近的人或者动物发起毫不留情的进攻,凶猛程度超出想象。所以,看到鹅妈妈鹅爸爸带着一大群鹅宝宝在觅食散步游泳时,最好避之则吉。对了,它们还会轮流替别家夫妇带孩子,所以,别招惹别招惹,否则是群殴的后果:

Canada Geese Burnaby Lake
Canada Geese Burnaby Lake
Canada Geese Burnaby Lake
Canada Geese Burnaby Lake

        本那比湖的最西侧是一片巨大的综合体育场所,各种俱乐部和运动场地都位于此地。本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偶尔发现,铁丝网围墙上嵌着腾飞的雄鹰,原是纪念本那比市曾是世界警察消防员运动会的举办城市:

Burnaby Sports Complex
Eagles Burnaby Sports Complex

        本那比湖是月牙形东西走向的,最东端有马术俱乐部,相连6公里长的马术步道并且也会在湖的南边连向湖的东端,其实绕湖一圈的徒步道(不算岔道)大概10公里。这儿还有个水坝通向北岸,如果没打算在这儿去北岸,那接下来的几公里就只能在南岸走了:

Burnaby Lake East
Burnaby Lake East entrance
Burnaby Lake Cariboo Dam
Burnaby Lake Cariboo Dam

       从这里本那比湖水向东流入Brunette河,在1859年Robert Burnaby就是在原住民向导的带领下,从当时的首府新西敏出发沿河勘探到达本那比湖的。这条路线成为后来修建准备跟美国人打仗万一输了的话的“战略撤退路线”今天的North Road的一小段。现在溪水潺潺林木森森,成为Brunette-Burnaby Greenway绿色骑行健行路线的一部分。

Brunette-Burnaby Lake Greenway
Brunette-Burnaby Lake Greenway
Brunette river
Brunette River

溪流里有鲑鱼,它们洄游的最终目的地是本那比湖。徒步道旁有块大石上嵌着纪念牌。1909年11月29日清晨,大北方铁路(Great Northern Railway)在这个附近发生铁轨断裂,带着43名劳工的车厢从高空坠入河中。因为被装在闷罐子车内无法逃生,23名工人丧生,其中大部分是日本劳工。牌子是2017年由加拿大劳工历史中心捐赠的,纪念这次悲惨的事故。现在,大概没有什么人记得了,也许只有逝者的亲人。

Japanese Rail Workers Memorial
Japanese Rail Workers Memorial

        Brunette 河现在已经不是那么深,但是依旧水流湍急。连接到本那比湖沿途郁郁葱葱,野鸟啼鸣,BC省百多年来一些不算太广为人知的历史大概就这么遗忘在潮湿的空气中了。

Brunette-Burnaby Lake Greenway
Brunette-Burnaby Lake Greenway
Categories
旅行

往昔春花烂漫

“万紫千红总是春”

今年初以来的世事纷扰中,温哥华的春天悄悄地到来了。 温哥华的四月,言语无法尽述其美丽。春雨之后连续放晴几天,于是李花、樱花、玉兰花仿佛约好了,一夜之间绽放花千树,大街小巷粉白绯红如彩霞飘落如白缎飞舞。风吹过,花瓣雨,却并不令人伤春。 以往仲春时节大家忙着各处赏花觅春,现在尽量不外出,减少医疗系统的负担。翻看旧时照片贴出,回忆一下彼时情景。也许今后的世界,将再也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