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和攻略

温哥华斯坦利公园的小众景点

斯坦利公园是游客必到之处,但常常只在图腾柱前拍张照,坐在车里沿着海岸线的车道走一圈,沿途看到空心树、日本皇后号船头、狮门桥,最多在好望角停下拍个狮门桥照就完成到此一游。这错过了公园内许多景点。斯坦利公园值得至少花大半天慢游。

        作为温哥华最出名的景点之一斯坦利公园,几乎所有游客都会到此一游。但许多人会开车或者坐车到达Totem Pole Parks停车下来跟图腾柱拍个照,再到海边以对面的五帆广场和温哥华会展中心为背景再拍一张,打卡就算完成了。然后继续往前开,看到灯塔跳下来再一张、最多再到公园最高地点Prospect Point拍狮门桥,剩下的就是车窗观光了。当然还有朋友会直接去斯坦利公园内的温哥华水族馆逛逛,这已经就算是非常深度的走法。本地居民参加在斯坦利公园内的大型活动,集合地点往往是Lumberman’s Arch, 如果是12月,晚上带着孩子们去坐圣诞小火车,这加起来已经比绝大部分游客走到的地方多得多了呢。

        其实也不怪游客为啥对我们斯坦利公园误解这么深,以为就几根图腾柱加上一些海景和一条林中车道而已。斯坦利公园车道是单行线,海旁步道也是单行线。如果错过某个出口,那就得绕一圈很远的路。我的建议是提前把斯坦利公园的地图下载打印好,然后慢慢地跟着走就好。斯坦利公园基本被次生原始森林覆盖,有无数的小径,还有野趣盎然的湖泊,当然,除此之外,风景超好的餐厅、漂亮的高尔夫球场和保龄球场,再加上玫瑰园、石头花园、林荫道、樱花林,轻易大半天是需要的。这里举几个容易到达的景区。图腾柱公园就不提了,反正大家都会去到。

        献上一张示意图。进入公园的入口有几个,如果开车的话选择Georgia Street这条干道往北温方向走,将穿过斯坦利公园。在进入公园前有路标注意看Stanley Park标志,开进去后主要停车场有几个前往不同的地点:图腾柱公园、温哥华水族馆、Lumberman’s Ark(林木工人纪念拱门)、灯塔公园 、Prospect Point(好望角)、斯坦利公园茶屋餐厅、斯坦利公园高尔夫练习场等等。如果骑车或者走路的话,从斯坦利公园的划艇俱乐部那个方向走则会沿着海旁游步道(Seawall)走一圈大约八公里。温哥华市政府有非常实用的数码地图

Stanley Park map

        一般来说斯坦利公园入口处的温哥华划艇俱乐部古色古香的建筑可以作为海旁步道的起始点和地标。这儿常年欢迎新人加入各种学习班开始竞赛划艇这种体力要求极高的体育运动,楼上还能出租办婚礼和社团活动:

        进入大转盘的绿地上种着日本大使在50年代馈赠给温哥华的樱花树,后来天皇的弟弟又继续赠送的那一批也种了几株在这里以及玫瑰园附近,每年三月花海如云.

        如果已经习惯于到达大转盘就往右沿海边Stanley Park Drive 逆时针方向走的话(不论自行车还是车子都必须逆时针同个方向),先会看到的是左边一条小路Avison Way分叉前往温哥华水族馆, 小径绿树团团,还有人工溪流通向外边的Burrard湾帮助鲑鱼游回。温哥华水族馆是学习了解海洋生物的好去处,除了北极馆、BC沿岸馆、热带雨林馆、海狮馆、亚马逊流域馆、两栖动物馆等等之外,还可以看4D电影、摸摸潮汐池内的生灵、观察海獭是如何进食的,等等。这儿需要半天以上时间。

        如果不左转去温哥华水族馆而留在Stanley Park Drive上,图腾柱公园就会出现在左边。几乎所有人都在这儿以图腾柱为背景拍一张,再以海对面市中心五帆广场和温哥华会展中心的绿色屋顶再来一张。继续往前,依次经过9点钟炮台(9 O’clock Gun)、灯塔公园 、爬坡上去到好望角(Prospect Point),等等。

          总是开车这么走,多焖呢。我建议一开始就租辆自行车,那么从温哥华划艇俱乐部开始就可以一直沿着海旁步道骑行。  海旁步道Lumberman’s Ark 和Prospect Point 之间隐藏着一个秘密的入口连接着徒步道Ravine Trail接到河狸湖,注意步道下边有涵洞暗桥供溪流涌向大海。这儿就是Beaver Lake(河狸湖)与大海相连的地方,志愿者们一直努力恢复环境,希望有朝一日鲑鱼从这里游回斯坦利公园内的河狸湖。如果你够好奇,走过桥下涵洞,里面是森林郁郁葱葱溪流潺潺的另一方天地。Ravine Trail这条窄窄小径沿着小溪走,骑车人士请务必下车推着车走以免影响到溪流中的鲑鱼幼苗。其实几十米不远处就到达河狸湖畔了,也是一条鲜为人知的捷径。一旦到达河狸湖畔,小径就连上环湖一圈的Beaver Lake Trail:

Stanley Park Tunnel Trail

        河狸湖(Beaver lake)顾名思义跟河狸有关。湖中有巨大的河狸宅子,那小山一样的树枝似乎是很随意地堆在那里的,这就是河狸的杰作。它们一般齐心协力把附近的小树啃倒,把树枝拖过去筑起大坝提高水位,堆砌大量树枝在水中,中间是空心的居住空间,一旦外敌入侵,它们就悄无声息地从水下潜逃到湖的另一边别处豪宅。此处河狸湖形成于若干年前,一对河狸顺着溪流到达此地,发现一汪池水于是定居。经过多年几代河狸的努力,水坝越来越大,河水堰塞越来越高,终于把小湖变成了响当当的河狸湖:

Beaver Lake Stanley Park

        不论四季,沿河狸湖湖散步骑车看野鸭、松鼠、河狸、野鸟、野花野果是很享受的事儿。大部分时候游客并没有花时间在这儿,河狸湖成了本地人避开海旁步道拥挤人群的好去处:

        如果刚才不打算从涵洞下左拐接入河狸湖的小径,继续留在海旁步道上西行,那么很快会看到狮门桥在前方。好望角(Prospect Point)在狮门桥的上方,从海旁步道上有一条很陡的小路往上走可以到达。称为好望角,果然风景很棒,北岸群山、西温哥华、乔治亚海峡的对岸温哥华岛都极目可见。当然,最近的还是狮门桥:

Prospect Point & Lions Gate Bridge

        看风景,路边吃个冰激淋,或者索性坐下来用餐,好望角餐厅(Prospect Point Bar & Grill)的存在简直是恰到好处。个人觉得,在这儿浪漫约会,应该是很棒的事情。吃完饭再到附近几条小径走走,尤其是Merilees Trail这一条,几乎是陡坡上凿出,西望海上风光,简直太美:

Merilees Trail Stanley Park

        好望角(Prospect Point) 为斯坦利公园的最高点,从高往低沿着Prospect Point Trail往下走相对容易些,这条小道将接到森林覆盖着的Bridle Path然后再通往别的几条林中小径。但是,万一走错方向是从下往上走的话,十有八九要大喘气的。

        如果继续留在平坦的海旁步道上不打算爬坡而上去好望角,很快就到拍狮门桥留念风景照的好地点:

Lion's Gate Bridge
Lion's Gate Bridge

       往西走不远处海中突兀一块岩石是Siwash 岩,原住民一家三口被造物神化成了石头,纪念纯粹的爱:

Stanley Park Siwash Rock
Stanley Park Siwash Rock

        特别喜欢这一段的海旁步道,远眺北岸群山,海浪往往很大,也是看夕阳的好去处:

Stanley Park Seawall
Stanley Park Seawall

        再往前,海旁步道会经过第三海滩(Third Beach)然后到达著名的斯坦利公园茶屋(Stanley Park Teahouse)餐厅脚下。这里也有一条小径岔道爬坡而上到达茶屋。茶屋附近有张长椅是粉丝放在那里纪念张国荣,西望Burrard湾,风景绝佳。

        上述沿海旁步道漫游的走法,其实许多人都知道呢,无非是,慢下来,张望一下周围的风景,才不枉此行。这种走法,比较容易错过斯坦利公园中央地段,比如说刚才提到的前往河狸湖的秘密小径,或者循小路爬上而上去好望角,其实绝大部分人并没意识到这两个入口的存在,甚至部分本地人。

        因为斯坦利公园巨大,建议一次只走其中一部分,才得以享受其真正的韵味。其实很多人抱怨说,海旁步道人太多了,不好玩。我建议另找一条徒步道试试看,因为,大部分时间斯坦利公园之内的森林区,基本看不到什么游客。

        这是从另一个方向探秘斯坦利公园。离开市中心之后都要到达大转盘,从那里开车的人士可以往北沿着Pipeline路走,而不是右拐进Stanley Park Drive。不远处注意Rose Garden Lane路,这条弯道上有Rock Garden(岩石园),更重要的是,Stanley Park Pavilion宴会餐厅以及停车场也在这儿。先在这儿停好车,下面的走法都是徒步。历史建筑特色餐厅颜值高,周边花园也很美。如果碰巧遇到斯坦利公园观光马车经过,似乎拍张网红照是必须的了:

Stanley Park Pavilion

一旁是三千多棵玫瑰争奇斗艳的玫瑰园,对面一大片绿草花园则通向森林。

Rose Garden Stanley Park

        玫瑰园中巨大的水杉树下坐坐,轻嗅花香,也是人间乐事:

Stanley Park Rose Garden

        从水杉树下这条小路往西看,其实已经可以看到草地的尽头就是郁郁葱葱的森林以及South Creek Trail游步道的入口:

Stanley Park Trail
Stanley Park Shakespeare Garden

        这条小径只有几百米长,有许多巨大的红杉树,通过Wren Trail尽头连到大马路,未到尽头的地方South Creek Trail可右拐接入河狸湖环湖游步道,其实许多人在这儿迷路呵呵,因为,South Creek Trail 接入环湖步道后左右两边都是河狸湖步道(Beaver Lake Trail),而左边那一段竟然走了一半名字变了,成了North Creek Trail, Lake Trail,而后者的名字在不同方向不同的路径上出现。风景很好,空气更棒,当然,如果日近黄昏归鸟啾啾的时候,森林中迷路后心也是慌慌的。所以,我的建议是,几百米的森林浴之后,原路走回玫瑰园就好。

        斯坦利公园内保存着大量的原始森林,但其实已经是次生林了。这儿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进行了大量砍伐,原始森林基本砍光,只剩下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神木级别两人多高的树桩残留地面。现在森林小径,多半是当时的伐木运输道,据说地面上铺了滚木涂了油脂方便把大树从高处拖向海边加工后运走。原住民祖祖辈辈居住在这里,他们的生存空间不断被霸占和夺走,最后一家原住民在上世纪50年代被迫离开,对原住民的迫害,是加拿大历史上永远不可磨灭的污点。

Tree stumps at Stanley Park

        从Pipeline路上也有岔路前往河狸湖。在玫瑰园或者斯坦利公园小火车附近停好车,然后沿着Pipeline路往北走一点点,过马路,看到 第一个往低处去的小岔路Tisdall Walk,这条小径接入河狸湖,走路距离更近一些呢。

        最后,让斯坦利公园戴上一层浪漫朦胧情调的是用诗人Emily Pauline Johnson写的诗The Lost Lagoon命名的消失之湖:

It is dusk on the Lost Lagoon,
And we two dreaming the dusk away,
Beneath the drift of a twilight grey,
Beneath the drowse of an ending day,
And the curve of a golden moon.

It is dark in the Lost Lagoon,
And gone are the depths of haunting blue,
The grouping gulls, and the old canoe,
The singing firs, and the dusk and–you,
And gone is the golden moon.

O! lure of the Lost Lagoon,–
dream to-night that my paddle blurs
The purple shade where the seaweed stirs,
I hear the call of the singing firs
In the hush of the golden moon.

         在她有生之年,消失之湖并不是湖,而是和煤港(Coal Harbour)水域相连的一小片海水滩涂。涨潮时被淹没,退潮时消失了。她常常划着独木舟到这里歇息,看黄昏渐渐消失月亮慢慢升起,周围树影和夜色笼罩着的湖面,而她和恋人,享受着美丽的消失之湖带来的宁静。这首诗令消失之湖(Lost Lagoon)名声大震,但是在她去世之后,1913年到1916年间,温哥华市政府修建通往北温哥华的斯坦利公园大道,填土彻底阻断了消失之湖和煤港之间的连接,消失之湖变得永远存在的人为造成的湖泊。

Lost Lake Stanley Park

        消失之湖已经不受潮汐影响。周围还是有自然形成的溪流流入,慢慢地湖水变淡了,现在是水鸟的天堂。斯坦利公园生态保护协会和温哥华公园局合作,在这里维护着生态,定期举办各种讲座,并安装了许多人工鸟巢帮助小鸟们定居。附近林子里大蓝鹭聚集,筑巢形成它们自己的村落,每年春天回来养儿育女,秋天再南飞:

Stanley Park Lost Lagoon

        消失之湖(Lost Lagoon)狭长形,两头都是沼泽,自然就有河狸来安家,但据说它们破坏力惊人,工作人员只好给湖畔小树围上一米多高的铁丝网保护。如果你听到河狸们的磨牙声,大概会觉得,它们似乎很凶猛:

Lost Lagoon Stanley Park
Lost Lagoon Stanley Park

        绕湖一圈的石子路基本很平坦,除了在西端有个石桥比较陡。这一圈不过1.7公里左右,各种水鸟、浣熊常见,春天则是加拿大鹅霸占小径带着鹅宝宝们散步觅食,游人则会知趣地躲远些。

Lost Lagoon Stanley Park

        观鸟人士带上相机到湖畔,在密密的水草丛中充满耐心地寻找和等待,一定不会失望。花花草草,总是美丽的:

Lost Lagoon Stanley Park

        消失之湖的南边和住宅区比邻,公共洗手间、停车位置也比较多一些,如果打算只到湖边和附近走走,那么从南边进来停车比较方便。详细的斯坦利公园停车位地图可以看这里

        以上介绍的只是斯坦利公园中的一小部分景点。下次有机会去斯坦利公园玩,千万别错过啦。温哥华的旅游地标斯坦利公园,岂止是图腾柱公园呢。更多的景点介绍,看市政府公园局的相关网站最全了。 

林恩峡谷森林游

        几十年前刚来温哥华的时候房东老华侨就告诉我说,不用怕迷路,大温地区北面是绵延的海岸山脉,这就是最好的路标!我在温哥华东区住了快20年,深以为然。跨过波拉德内湾(Burrard Inlet)后就可达到的那片山脉,一年中大部分时候山顶有积雪,被本地人笼统地成为北岸群山,深藏森林湖泊各种溪流和无数的徒步道,是大家户外休闲玩耍的后花园。

    我们一块儿跑步的朋友里有一位是在北温哥华土生土长的当地人,老先生建议说,挑个周末改跑步为徒步如何?大家当然赞成!

        老先生准备带我们去走的是相对平缓也比较短的总共5公里的步道:林恩水源地地区公园(Lynn Headwaters Regional Park)内的Lynn Loop环游线,基本上从山脚沿着林恩溪流往西北方向走,然后过桥再沿溪走回。Vancouver Trails 这个网站有很好的介绍,但是因为徒步道入口附近停车位不好找,我们其实是在更远处的Lower Seymour Conservation Reserve / Seymour-Capilano Water Treatment Plant附近的停车场出发的,经过Lynn Headwaters Connector这条徒步道走30分钟左右接入Lynn Loop环线,具体地图看这里。如果加上这一段距离,那么往返就是6公里。

        停车场一旁就有干净的洗手间,强烈建议这儿先解决好三急。洗手间左边不远处就是进入徒步道的铁栅栏,没有门。往前走不远有亭子和草地,是野餐区,再往前路旁有地图和指示牌,认真看完拍个照作为参考,然后正式出发!

Lynn Headwaters Connector Trailhead
Lynn Headwaters Connector Trailhead

        我们基本上沿着林恩溪流走,这一段路是允许带狗狗的。朋友家的狗狗在Instagram上是个小小的明星, 非常友好且超有责任心,总是在大队人马的前后跑来跑去确认没有人掉队。刚刚敦促完落在后边拍照的我,接着往前去带队:

Hiking Lynn Headwater Connector Trail
Hiking Lynn Headwater Connector

        Lynn Loop Connector徒步道在这儿并入Lynn Loop Trail,进入Lynn Headwaters Regional Park,再次确认一下岔道口的路标,我们要往右边Lynn Headwaters Trail方向走,西北,然后在Big Boulder岔路口往北一点点的地方沿着蓝线往西,再往南顺着Lynn Loop Trail折返。网上有更清晰的地图,最好出发前下载打印好,然后现场对照着看,以免迷路:

Lynn Loop trail map
Lynn Loop trail map

        林恩水源地公园所在地位于Mt. Fromme山与Mt. Seymour山之间,占地3730公顷,是大温地区第二大地区公园。1863年这一带开始大规模伐木,到上个世纪初原有的几百年原始森林已经被砍光,现在看到的是次生林,林中留下许多巨大的残留树桩,几人十几人合抱的并不罕见,往往上面还留着伐木时打进脚手架时留下的凹洞。从前手工伐木时先要在距离地面一人高左右的地方两头打洞后插入木板,工人再站在木板上对拉锯子。

Tree stumps Lynn Headwaters Park

        被砍伐后森林再生,次生林会比原始森林稀疏一些,漏下阳光给灌木和其他贴地植物生长的机会。各种莓果既是鸟的食物也是熊的最爱。这棵越橘长着红宝石莓果,好漂亮:

Huckleberry bush Lynn Headwaters Park

山路两旁林木高耸,红杉树、铁杉树、云杉树、枫树密布,光线有些暗,时有溪流从山上流下:

        倒下的树木慢慢被森林自有的微型生物系统分解,成为土壤的一部分,植物种子落在上面,渐渐形成新的生态小环境:

        如果是健康的充满生机的森林,雨水充沛的情况下,即使自然界固有的雷鸣电闪也不会立刻摧毁正片森林。这棵枯树经过了火灾,内里已经长出新的树:

trees grown out of a charred tree

        离我们出发约50分钟后(大约3.5公里处),在山路右边再次出现岔道,路口的标志写着Boulder Lookout(巨石观景点)。这是一段有些陡但不是太长的路:

Boulders lookout trailhead on Lynn Headwaters Trail

沿着山道往上走,没多久就看到森林里藏着几大块巨大的岩石,在树木之中显得有些突兀,这一带曾被冰川覆盖,也许是冰川消退之后留下的痕迹:

Boulders on Lynn Headwaters Trail

        用狗狗来做个大小对比:

Boulders on Lynn Headwaters Trail

        走回主路,没多久看到这个山溪旁身姿奇妙的树桩,离下一个岔路口也就是我们回程的折返点不远了:

Tree stump on Lynn Headwaters Trail

         在这个岔路口有标识,往左将接到Lynn Loop Trail, 这条山道沿溪而走,我们向南折返,不再往山上走(如果继续往山上走,连的是Cedar Mill Trail,下次徒步去Norvan Falls准备走的路):

Trail map at Lynn Loop & Lynn Headwaters merge point

        下山之路很短,很快就进到Lynn Loop Trail, 基本是平路,路旁许多野莓果,这似乎是接骨木(Elderberry)的果实,红红的很喜庆,可以做果酱、酿酒:

wild berries on Lynn Loop Trail

        林恩溪(Lynn Creek)在一旁鹅卵石密布的河床中潺潺而去,水位并不高,但是春秋两季河水暴涨的时候还是不要去到溪旁冒险。狗狗迫不及待地冲下去玩水了,有人在溪中堆起了小小的因努舒克(Inukshuk)祈祷和平和友谊: 

继续往南走,可以看到路边散在一些机器半埋在土里,提醒这里曾经的历史:伐木,砍光后试图进行土地投机,政府接管,最后设为公园:

        这个标识牌的对过是林恩水源地公园正式的入口。我们来的时候是从西摩山水源保护区那一头过来的,所以看到这个精神一振。标识牌上许多重要信息,必须读一下,比如说路上携带什么,是否有熊出没等等。提醒一下,进入林恩水源地公园打算往山里去的朋友,必须在这儿填一式两份的表格告知自己是谁,同组几位,联系人电话,然后把上半部投进铁盒里,回程时记着把下半部也投进去,这样不会让搜救队出动浪费人力和时间:

Lynn Headwaters Park Entrance Map

        不远处溪流上架着桥,走过桥去,一座古典风格的房子,北岸地区最早的预制房,1908年Henry Pybus(加拿大太平洋蒸汽船公司横跨太平洋的轮船“日本皇后号”的船长)购买给家人的,从别处搬来这里保存起来,现在是称为BC Mill House的博物馆,有许多关于林恩山谷地区的历史文物:

BC Mill House at Lynn Headwaters Park entrance

桥上可见已经废弃掉的水闸:

BC Mill House这一侧是正式的公园入口,有简易厕所可用,但是没有自来水。爬山么,最好自己带上消毒湿纸巾。我们在这儿稍微休息一下,再次原路返回跨过溪流南行。这一段路400米,将和Headwaters Trail汇合。路上继续是森林小路,可以看到早期伐木时代留下的“蒸汽驴子”(Steam Donkey)拖带木头使用过的山路现在已经变成了山地自行车道:

Mountainbike trail at Lynn Headwaters Park

        再次并入Lynn Headwaters Trail往东南,然后是Lynn Headwaters Connector Trail 的0.9公里,最后回到停车场所在的Lower Seymour Conservation Area。跑步换成了徒步,跑友们和狗狗都非常满足的半天时光。

        这条线路非常容易走,也不太耗费体力,时间也不需要太长,却能提供很好的亲近大自然、充分享受森林溪流大氧吧的体验。自己家的后院就是山林溪谷,这是温哥华人自豪的地方。

如果喜欢本文,请分享至:

本那比湖野趣

        也许很多非本地人对BC省大温地区和温哥华比邻的本那比市(Burnaby)北部那一片神秘的水体并不很了解,海外游客更是极少到这儿来。本那比湖和周边组成了本那比地区公园,和本那比市一样得名于BC殖民地创建者Richard Clement Moody上校,他用自己的秘书Robert Burnaby命名。

Burnaby Lake
Burnaby Lake

        本那比湖形成于12,000年前的冰川时代。Still Creek和Eagle Creek这两条特殊的明暗渠流入本那比湖,而本那比湖的水则经由Brunette河汇入菲沙河,最终奔向大海。目前湖区大约占地3.11平方公里,超过400种的动植物生活在此。至少70种的鸟类生活在湖区和周边,而一年中有214种鸟类也造访这儿,追随着鸟儿的就是长枪大炮的观鸟者了。他们或坐或卧,埋伏在草丛中,成为另一种风景。

Burnaby Lake Birdwatchers
Burnaby Lake Bird Watchers
Burnaby Lake Bird watchers
Burnaby Lake Bird Watchers

        说起Still Creek 和 Eagle Creek, 他们有着同样坎坷的命运。原是正儿八经的河流,Still Creek发源于本那比中央公园内,一路汇集其他小溪往北往西再往东蜿蜒曲折注入本那比湖,而Eagle Creek 发源于本那比山,下山途中顺便夹带了Squint湖(现在被本那比山高尔夫球场包围)奔涌向本那比湖。但这都是19世纪欧洲人到来之前的事情了。

        随着欧洲殖民者到来,原住民被赶走,河流沿途建了木材加工厂和各种工厂以及住宅区,废弃物污染物渐渐把河流填埋到几乎不存在,直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政府痛下决心清理污染并修建明渠加暗渠终于使水系大部分恢复。今天这两条河只有部分河段是露天的,大部分埋在地下,其地面则是城市干道工厂区和住宅区。而露天的河段栽种各种本土植物并放养鲑鱼幼鱼,期待有朝一日生态能够恢复。

        本那比湖沿岸也是工业区,曾经污染严重,淤泥几乎让其部分湖区消失。在当地有志之士奔走呼号之后争取采取行动,成立管理机构挖走淤泥并持续清理。现在湖面恢复到3.2公顷,虽然因为淤积已经不适合进行划艇类的比赛,却依然是划艇、独木舟的热门地点。这个链接点开有非常详细的示意图,包括徒步道入口,以及停车场的位置:https://www.burnaby.ca/Assets/New+Things+To+Do/Explore+The+Outdoors/Parks/Burnaby+Lake+Detail+Map.pdf 

Burnaby Lake Map

        湖区四周有几个以本那比湖为据点的活动中心:本那比骑马俱乐部(Burnaby Equestrian Centre)、 本那比湖自然生态中心(Burnaby Lake Nature House)、蝴蝶花园(Butterfly Garden)、本那比复合体育运动中心(Burnaby Sports Complex)、本那比划艇和独木舟俱乐部(Burnaby Kayak & Canoe Club)、野生动物救助中心。当然还有大家最喜欢的观鸟地点:Piper Spit 码头。

        徒步健行在这儿也是很享受的,有19公里基本平坦的林中徒步道。大量的次生林、灌木和沼泽地覆盖着周围,就如天然氧吧一般, 也是许多人散步跑步的好去处。本那比湖是生态保护区,为了不影响生态,自行车禁止入内,狗只必须系上狗绳。

Burnaby Lake trail
Burnaby Lake Trail
Burnaby Lake Trail

倒下的树根上长出了新的树,而新树顺着旧根长到地里,终于站稳了:

         虽说一年四季都能观鸟,但春秋二季一定是最多品种的。大温地区地处候鸟南来北往东去西飞的十字路口,除了留鸟,候鸟们在这里停留觅食补充能量继续下一段旅程,或者索性利用相对温暖的气候和丰富的食物在这儿过冬。本那比湖看鸟最方便的去处是Piper Pit Pier码头,附近有本那比湖生态教育屋(Burnaby Lake Nature House),夏天常有工作人员常驻讲解,门口可以停车。几条徒步线也在这儿交错,木板走道延伸到湖中:

Burnaby Lake Piper Spit Pier
Burnaby Lake Piper Spit Pier
Burnaby Lake Piper Pit Pier

        一旁深藏树丛中还有瞭望塔,适合登高望远,观察远处鸟群的动静:

Burnaby Lake Bird Tower
Burnaby Lake Bird Tower

       这儿也是Eagle Creek溪汇入本那比湖的地方,义工们在岸上设了许多人工鸟巢,帮助鸟儿们定居下来:

Burnaby Lake Eagle Creek
Buranaby Lake Eagle Creek

        因为本那比湖的水系和菲沙河通过Brunette河相连,每年秋天鲑鱼溯流而上,在湖里产卵后死去,吸引大批鸟儿前来聚餐并过冬。秋天来这儿观鸟,大概率会遇到稀客比如说鹬鸟,在平静的浅水中抱团休息,周围的纷扰跟它们无关:

Burnaby Lake
Piper Spit at Burnaby Lake

鲑鱼完成筑巢产卵任务之后就死了。它们的尸骸成为野鸟、郊狼、熊和其他动植物的营养。它们的下一代将在湖中孵化,在水草中生活到几周或几个月(看是什么品种),然后游向大海开启新的生命的轮回,直到几年后回到出生地产卵死去。

Burnaby Lake salmons & birds
Burnaby Lake salmons & birds

        林鸳鸯(Woodduck)、绿头鸭(Mallard)、绿翅鸭(Green-wing Teal)、加拿大鹅、红肩黑翅鸟、渡鸦、乌鸦几乎每次都能见到。它们常常混在一起觅食,相处似乎还算和谐。水禽们形态鸣声各自不同,可是如果没有认真观察,真的也不是那么容易分清。一概称他们为野鸭子可好?

        大概最容易辨认的是林鸳鸯,它们和我们东方鸳鸯是表亲,虽然色彩没有那么绚丽,但和别的野鸭相比也是非常浓艳了。它们在湖畔树上筑巢,平时成双成对在湖中觅食。原以为鸳鸯就是一旦成对就永不分离了,结果被现实粉碎了美好的传说,它们只配对一季,下一个繁殖季就另觅佳偶:

Burnaby Lake Woodducks
Burnaby Lake Woodducks

雄绿头鸭也好认,颈部底边围着白围巾,雌性很容易跟别的雌野鸭搞混,因为野鸭们的雌性都尽可能颜色暗淡,因为它们为孵育下一代必须伪装混入环境不易被天敌发现。辨认雌绿头鸭的关键是翅膀简短下面那一块蓝绿色的羽毛斑块,跟雄绿头鸭一样也是虹彩型:

Burnaby Lake Mallards
Burnaby Lake Mallards

这已经造成脸盲了,再来一只绿翅小水鸭(Green-winged Teel),如果觉得它的绿翅在哪里,太误导了,那么难上加难,超级绚烂的蓝绿色隐藏翅膀下,头顶有棕色羽毛,眼睛周边一直延续到后脑是一片墨绿色金属虹彩光泽的羽毛色:

Green-winged Teel Burnaby Lake
Burnaby Lake Green-winged Teel

        本那比湖有黑熊、郊狼,它们并不喜欢人,所以大部分时间并不会出现在人们常常活动的区域。但是有种动物在其繁殖期绝对是大家见了就要远远避开的,战斗力爆表的加拿大鹅。它们为了护雏绝对是对任何胆敢走近的人或者动物发起毫不留情的进攻,凶猛程度超出想象。所以,看到鹅妈妈鹅爸爸带着一大群鹅宝宝在觅食散步游泳时,最好避之则吉。对了,它们还会轮流替别家夫妇带孩子,所以,别招惹别招惹,否则是群殴的后果:

        本那比湖的最西侧是一片巨大的综合体育场所,各种俱乐部和运动场地都位于此地。本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偶尔发现,铁丝网围墙上嵌着腾飞的雄鹰,原是纪念本那比市曾是世界警察消防员运动会的举办城市:

Burnaby Sports Complex
Burnaby Sports Complex

        本那比湖是月牙形东西走向的,最东端有马术俱乐部,相连6公里长的马术步道并且也会在湖的南边连向湖的东端,其实绕湖一圈的徒步道(不算岔道)大概10公里。这儿还有个水坝通向北岸,如果没打算在这儿去北岸,那接下来的几公里就只能在南岸走了:

Burnaby Lake East
Burnaby Lake Cariboo Dam
Burnaby Lake Cariboo Dam

       从这里本那比湖水向东流入Brunette河,在1859年Robert Burnaby就是在原住民向导的带领下,从当时的首府新西敏出发沿河勘探到达本那比湖的。这条路线成为后来修建准备跟美国人打仗万一输了的话的“战略撤退路线”今天的North Road的一小段。现在溪水潺潺林木森森,成为Brunette-Burnaby Greenway绿色骑行健行路线的一部分。

溪流里有鲑鱼,它们洄游的最终目的地是本那比湖。徒步道旁有块大石上嵌着纪念牌。1909年11月29日清晨,大北方铁路(Great Northern Railway)在这个附近发生铁轨断裂,带着43名劳工的车厢从高空坠入河中。因为被装在闷罐子车内无法逃生,23名工人丧生,其中大部分是日本劳工。牌子是2017年由加拿大劳工历史中心捐赠的,纪念这次悲惨的事故。现在,大概没有什么人记得了,也许只有逝者的亲人。

Japanese Rail Workers Memorial
Japanese Rail Workers Memorial

        Brunette 河现在已经不是那么深,但是依旧水流湍急。连接到本那比湖沿途郁郁葱葱,野鸟啼鸣,BC省百多年来一些不算太广为人知的历史大概就这么遗忘在潮湿的空气中了。

Brunette-Burnaby Lake Greenway
Brunette-Burnaby Lake Greenway

加拿大西岸那些野鸟鸣禽

这些年,去过很多地方。我的足迹多半在加拿大BC省境内,从南到北,从西到东。每到一处,一定竖起耳朵听野鸟啼鸣,在林间水上寻觅它们的踪影。

加拿大BC省地处太平洋之滨,是南来北往候鸟迁徙的十字路口。地理环境多变,森林湖泊河流遍布,草原山峦交错,造就了丰富多彩的生态环境。观鸟成为许多人的业余爱好。

从人迹罕至的北部峡湾到南部繁华的都市,野鸟们伴随着我的旅行,告诉我,世界很美丽。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BC省)北部鲁珀王子市(Prince Rupert)以北乘船5小时坐水上飞机30分钟处狭长的库兹马廷峡湾(Khutzeymateen Inlet)隐藏着北美最大的库兹马廷棕熊保护区(Khutzeymateen Grizzly Bear Sanctuary)。峡湾和附近的山峦岛屿属于同名的省立公园的一部分,是Tsimshian第一民族的传统领地,由BC公园局以及原住民政府共同管理。

当鱼群出现时,上百只展翅可达1.8米宽的白头鹰从附近岛屿和礁石上飞起掠过水面争夺食物,振翅啼鸣之声,令人胆寒:

七月下旬开始,鲑鱼洄游到这一带海岸线上,拼命游向峡湾内的各条河流的出海口,它们出生于斯成年后回到这里产卵生子然后生命也将终结于此。鱼汛吸引了棕熊和黑熊们从深山走向河口,猎杀鲑鱼并为过冬储蓄能量:

鲑鱼洄游再次把被河流带进大海的营养物质归还到海岸森林中,是生态中最重要的一环。喜欢鱼的,不仅有熊,还有狼、白头鹰、和森林。

同样位于BC省北部,37A号公路的尽头,深藏着罕为人知的边陲小镇斯图瓦特(Stewart),和美国阿拉斯加海德村(Hyder)接壤。小镇冬天酷寒常住人口几十人,夏天则是生态之旅的好去处。

这只灰噪雀(Whiskey Jack),高高地占据着枯树枝头,奋力地鸣叫着,脚下是亘古绵延的鲑鱼冰川(Salmon Glacier),这一夏,孤独的山峦中,它找到爱侣了吗?

Whiskey Jack
Salmon Glacier
Salmon Glacier

山脚下鱼溪(Fish Creek)属于阿拉斯加境内了,秋水中鲑鱼竭尽在浅滩中筑巢产卵,然后死去。棕熊黑熊光顾此地抓鱼,但是,更残酷的是,当公熊出现的时候,母熊就得带着小熊逃命,因为公熊会猎杀不属于自己的小熊。正好目睹凄惨一幕,身上伤痕累累的母熊仓皇逃命过来,立在溪边回望,也许关切它的孩子的命运:

眼前的腥风血雨丝毫不影响一只蓝鹭静静地站在杉树枝上居高临下地观察纷扰的世界。一时间,竟然以为这是尊雕塑:

Blue heron at Fish Creek
Blue heron at Fish Creek

温哥华岛东岸的坎贝尔河(Campbell River)与科莫克斯(Comox)之间的海域,是杀手鲸座头鲸常年游弋的地方。它们觅食嬉戏激起巨大海浪,把鱼群从水面以下驱赶到水面上,吸引大群水鸟聚集争食。这也是观鲸活动的一大收获了:

 

Sea lions off Denman Island
Sea Lions off Denman Island

冬日这里是西岸最大的海狮群落之一。除此之外,如果能看到杀手鲸,岂不是更妙。

Orca whales near Campbell River
Killer whales near Campbell River

其实和我们一样充满好奇的是这些海上鸬鹚。它们占据了一个洋流浮筒,借力从一个小岛飘向另一边,黑色羽毛风中纹丝不动:

cormorants
cormorants on float

参加Kwakwaka’wakw原住民经营的Sea Wolf Adventures 生态之旅前往Glendale Cove的航程中,上百只太平洋白边海豚追逐着我们的船只嬉戏着,这些游泳高手很快就超过我们,洋场而去:

Dolphins near Glendale Cove
Pacific White-sided dolphins near Glendale Cove

同样是冬日,西伯利亚黑头雁几千里跋涉到达坎贝尔河以南帕克斯韦尔(Parksville)附近的Rathtrevor省立公园巨大辽阔的海滩产卵过冬哺育下一代。几千只同时飞起,遮天蔽日,颇为壮观:

Brant Geese at Parksville
Brant geese at Rathtrevor Beach

离这儿不算太远车程1小时不到的华盛顿山滑雪度假村却是冰雪王国的童话世界。灰噪雀和山雀们脚上套着脚环,应该是研究对象吧。它们或高居枝头俯瞰人们,或者干脆到阳台上觅食。这里它们才是主人:

说起各种鸟,冬天春天绝对是观鸟最好的季节。怎能忘记这种凶猛巨大而叫声却超级软萌的猛禽呢:白头海雕(习惯地叫它们白头鹰了),展翅可达1.8米。在冬天的Blackendale,坐着橡皮艇沿着Cheakamus河漂流而下,头顶上、河岸边的树上栖息着大量的白头鹰,看它们哺育猎杀别的水禽,虽然血腥,却是大自然的一部分;

位于鸟类南来北往的十字路口的BC省,不论何处不管哪个季节都是观鸟绝胜之处。所需要的不过是一副认真倾听歌声的耳朵,和一双善于观察的眼睛。这篇只是一个引子,抛砖引玉吧。最后以本那比湖夕阳下浑然入眠的鹬鸟的照片作结。这个世界纷扰无比,于鸟无干:

wild birds at Burnaby Lake

Vimy Ridge – 军魂永远不死

温哥华市政厅用一种独特的方式让人们永远不忘加军在历次大战中的英勇事迹。温哥华Boundary, Rupert, 22nd Avenue和Grandview街围着的那块居民区的街道名全部用一战二战期间加军参与的重大战役所在的欧洲战场命名

在温哥华东区有一个特殊的居民区,位于高低起伏的小丘地带,南起Grandview Highway,北达22nd Avenue,东西分别和Boundary Road与 Rupert Street接壤,属于Renfrew Heights的一部分。温哥华市政厅用一种独特的方式让人们永远不忘加军在历次大战中的英勇事迹。这里的街名全部用一战二战期间加军参与的重大战役所在的欧洲战场命名:Vimy, Somme, Matapan, Worthington, Dieppe, Malta, Falaise, Seaforth, Normandy, Anzio等等。每个路牌上还有一朵鲜红色的罂粟花,象征加军的铁血军魂。

Renfrew Heights at East Vancouver
Renfrew Heights Neibourhood

这个小丘地带,是政府划出来安置退伍军人的。战争年代早已是久远的过去,老兵们渐渐凋零,只留下路名供后人回忆。各场战事中伤亡巨大战况最惨烈的,莫过于Vimy和Somme这两个战场。2020年, 是Vimy Ridge战事103年纪念。

一战后期,德军控制了法国Vimy Ridge,居高临下俯瞰Douai平原,并且依山层层修筑钢筋水泥碉堡和周边岩洞形成长达14公里的要塞,易守难攻,在此之前英法联军强攻不成,战死此地的人数达到15万。

以人数而言占绝对少数的加军提出了另一个进攻方案。在长达几个月的准备期内加军侦察兵把德军大约80%的火力分布位置找了出来,进行了大量的沙盘推演,同时避开德军耳目修筑地下坑道尽可能地接近德军前沿。

1917年4月9日清晨5点半,加军和英法联军向德军发起了攻击,他们采用的策略就是用大量炮火同时压向德军,激起的尘土和炮火成为加军的掩护,进攻的部队随后掩上。这种战术必须精准地控制好时间,如果加军前进过快,会被来自自己后防的炮火击中,如果前进过慢,会成为占据更高位置的德军炮火的目标。每三分钟,加军的炮火往上前进一点,用火力墙清出大约90米的距离让加军可以前进。

当时动用了超过1100门各种各样的火炮,从安装在火车厢上的到车动的到马拉的和手提的,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不停地开炮掩护前方的步兵。

这个策略奏效了,四天之后加军和英法联军把Vimy Ridge重夺手中,突破了德军的防线并且从此扭转一战的局面。这场战役第一次确立了加军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在此之前一直是作为英军的附属。

然而,加军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在4月9日复活节开始的四天战役中,加军战死3600人,超过5000人受伤。以加拿大稀少的人口而言这是非常大的损失。战场上留下了大量的未爆弹一直到今天尚未能清理完毕,许多战士的遗体从未被找到。加拿大国会山和许多地方都有无名战士纪念碑,纪念这些历次战争中为国捐躯却未能返乡的英灵。

加拿大人对自己的军队还是非常尊敬的,用各种方式记住他们的英勇事迹。募兵时从未缺少自愿参军的人

读研究生时的老师,大学时代去法国诺曼底的Juno Beach做义工,那里是二战诺曼底登陆战事最惨烈的地方,加军伤亡过千,他的祖父也是其中之一。其后他也参加了海军,退役后经商,然后重回大学深造,最后写的博士论文仍旧是战争与伤痕旅游。

四月温哥华樱花纷飞,在那附近散步看着路牌,不禁想到,一个国家如何看待战争和军人,大概反映出那个国家最核心的价值观了。

大温地区的许多街区,深藏着一些故事。慢慢地去探索,也是很有意思的地方。温哥华历史散步,这是第一篇。

 

往昔春花烂漫

朱子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温哥华的四月,言语无法尽述其美丽。春雨之后连续放晴几天,于是李花、樱花、玉兰花仿佛约好了,一夜之间绽放花千树,大街小巷粉白绯红如彩霞飘落如白缎飞舞。

朱子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今年初以来的世事纷扰中,温哥华的春天悄悄地到来了。 温哥华的四月,言语无法尽述其美丽。春雨之后连续放晴几天,于是李花、樱花、玉兰花仿佛约好了,一夜之间绽放花千树,大街小巷粉白绯红如彩霞飘落如白缎飞舞。风吹过,花瓣雨,却并不令人伤春。 以往仲春时节大家忙着各处赏花觅春,现在尽量不外出,减少医疗系统的负担。

翻看旧时照片贴出,回忆一下彼时情景。也许今后的世界,将再也不同。

Cherry blossoms East Vancouver
Cherry blossoms East Vancouver

温哥华东区的居民区有许多樱花李花木兰花盛放得灿烂无比的街道。往年此时,花下蜂拥而至的赏花客甚至让居民们不胜其扰。最早开放的李花遍布居民区,浓浓的花粉香气,喜欢的朋友和不喜欢的基本两级。近看白色中带着淡淡的粉红,楚楚动人。 花开不过一周而已,遇到风雨纷纷飘落的样子很浪漫也有一些些令人惆怅,但想到他们是春天的信使就不那么意难平了。

Plum blossoms East Vancouver
Plum blossoms East Vancouver
Plum blossoms East Vancouver
Plum blossoms East Vancouver

接着该是Whitcomb这个品种的樱花登场了,奈何我在温哥华居住这么就竟然一次都没有拍到。因为,等我注意到Burrard架空列车站前的曙樱(Akebono)已经绽放三四分,而那条著名的网红打卡樱花甬道人头涌涌时,樱花季已经开始了一两周。上班族们上下班时喜欢在这儿驻足拍几张,这儿似乎是温哥华春天正式到来的标志。

Cherry blossoms Burrard Station, Vancouver
Cherry blossoms Burrard Station, Vancouver
Cherry blossoms Burrard Station, Vancouver
Cherry blossoms Burrard Station, Vancouver

上世纪30年代,日本神户和横滨市向温哥华捐赠了大约500棵樱花树,大多种在斯坦利公园内,这是温哥华近四万棵樱花树中最早的一批。接着在1958年日本驻温哥华领事又捐赠了300棵,作为日加友好的象征。现在温哥华市近十万棵的行道树中,36%是观赏樱,加上和樱花长得很像的李花,人间三四月芳菲满目,烂漫一片。

Cherry blossoms Stanley Park
Cherry blossoms Stanley Park

与曙樱几乎同时的是Accolade(褒奖)樱。花开时浅粉色,在温哥华东区有几条街是网红打卡地。近年来打卡人士越来越多,开始影响到居民的日常生活了,也是有些令人遗憾。这是其中一条Accolade樱花网红街,不说名字了。

其实大温地区可以观赏樱花的地方很多,真的不必去居民区扰民。比如说,斯坦利公园和周边、伊丽萨白女皇公园、市中心海旁步道、本那比山顶、列治文Minoro公园等等。这几张都是在斯坦利公园和周边拍的。

Vancouver Westend
Vancouver Westend
Vancouver Coal Harbour
Vancouver Coal Harbour
Vancouver Coal Harbour

沿着海滨游步道散步或者骑车,这是市中心最佳的赏樱路线之一。眺望大海的裸男脚下刻着一句诗,节选自Earle Birney的诗篇《11月漫步于福溪口》”November Walk Near False Creek Mouth”:“in the last warmth and the fading of brightness on the sliding edge of the beating sea”。

Vancouver Coal Harbour
Vancouver Coal Harbour

Vancouver Coal Harbour

温哥华市区上班的人,在高楼大厦的间隙还是能找到樱花盛开的街角。当地商会或者市政府拜访一些桌椅,让大家可以暂停匆匆脚步休息一下。小林一茶的诗“花の陰あかの他人はなかりけり”说的是,樱花树荫下没有陌生人。

温哥华历史不长,但也有些古老的社区。仲春时节,报名参加温哥华建筑游,有历史学家带着探秘温哥华的一些旧社区,看看那些年代久远的建筑物背后隐藏的故事,往往有各种惊喜。温哥华的春天,总是这么随意而宠辱不惊。

待到艳丽奔放的关山樱“千朵万朵压枝低”爆满温哥华东区的大街小巷时,从2月底一直持续到5月中旬的樱花季就基本结束了。 仔细想想,似乎也没有什么遗憾的,因为,它们尽其全力绽放出最美的花儿,然后化作春泥。

Cherry blossoms East Vancouver
Cherry blossoms East Vancouver
Cherry blossoms East Vancouver
Cherry blossoms East Vancouver

开满樱花的街道,随意奔放,也是温哥华平常可见的景色。

关山樱绽放的时候,乔木木兰花也开始登场了。温哥华东区一些街道这时连空气里都充满了木兰花的幽香。花瓣象牙色中带着一点点绿,非常优雅。木兰花有乔木也有灌木,在大温地区广泛栽种,颜色多样,粉红、浅黄、淡绿、米白,妆点我们大街小巷深宅浅院的晚春。 看樱花的人很多,赏木兰的还没流行起来吧,这样甚好。

今年的春天,春花依旧灿烂,少了人群,多了鸟儿。院子里的郁金香开得温暖热烈,人们隔着马路聊天,或者站在院子的外边,跟门边的朋友和邻居打招呼。世界现在也许不再那么热闹拥挤,但是,彼此关心的人,再远,也就在电话的那一端。春天终归会来到,希望总是长存人们的心里。


Facebook


Instagram


Weibo


Wei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