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lla Coola Village sign at the town entrance
Spread the love

(续上篇)

入住酒店时已经过了半夜,第二天早晨才看清楚周边。Bella Coola河谷被仙气氤氲的群山环绕,我们住的酒店Bella Coola Eagle Lodge背倚大山,风景很好。

The front view of Bella Coola Eagle Lodge with signage and clouds covered mountains at the back
Bella Coola Eagle Lodge

酒店大堂备有欧陆式早餐,有蛋、香肠、培根、面包、玛芬、水果、咖啡、茶之类,都已经含在房价里。其实一天之中随时都有玛芬、水果、咖啡、茶放在一旁给住客的:

看了观光指引才知道,酒店楼下那家远近闻名的Cafe Bella就是年轻的老板娘开的,每天早上四五点就起床打理酒店和面包房。所以,我们的早餐都是她现做的。

Cafe Bella's counter with pastries
Cafe Bella

这对夫妇,究竟有几个小时休息时间呢。。。出门前跟她聊了聊,她说有两个孩子,现在都带在身边。等他们再长大一些就送回温哥华姥姥姥爷家住,在那边上学。慨叹生活不易,亚裔的勤劳果然名不虚传。

因为跟BC渡轮公司订的假期套餐含有一趟观熊橡皮筏游被搞错了时间,我们这一天竟然空出来了!于是赶紧往Bella Coola村方向转转(我们的酒店位于Bella Coola 与Hagensborg的正中间,去哪个方向都是15分钟车程)。

昨晚的来时路,绿树四合,蜿蜒曲折:

view of the winding highway connected Bella Coola and Hagensborg
Bella Coola Highway between the village and Hagensborg

Bella Coola 村其实很小,入口处有标志:

Bella Coola Village sign at the town entrance
Bella Coola Village sign

村口的主干道附近就已经是商业集中地带,想起这儿是熊熊天地,我们赶紧去唯一一家杂货店买熊喷雾。从未使用过,店员认真地解说了一下下。这家杂货店的老主人就是早期说干就干捋起袖子修了自由公路的居民之一,路子野胆子大就对了:

The store front of Kopas Store
Kopas Store

店里货品应有尽有,从吃的到用的,从农具到猎具,从旅游局纪念品到原住民生活用具。他们的口号是,如果我们没有卖的东西,那估计你也不需要。基本上所有物品包括汽油都是靠从九、十小时外的威廉斯湖山长水远地用卡车运过来的,可以想象这儿居民生活的地方多么偏僻。

Bella Coola酒店不多,大的平民价位的主要就是Eagle Lodge, Village Inn和Mountain Lodge, 再加上豪华渡假饭店Tweedsmuir Park Lodge. 而Village Inn就位于村中心,在杂货店的对面,也是韩裔拥有和经营。餐厅很不错,除了提供西餐之外还做寿司和韩餐,非常正宗的韩餐:

我们在路上几天了,需要洗衣服,问过老板娘,唯一的投币洗衣房在Bella Coola 码头,小小的港务办公室的隔壁,为海上走船人士准备的,甚至还有投币淋浴设施。把衣服扔进去洗,回到码头岸边才注意到,这个港口怎么可以如此之美却毫不在意:

yachts and boats at Bella Coola Harbour with mountains in the background
Bella Coola Harbour

海水的颜色是奶白玉色的,只有海鸥在盘旋。

Bella Coola Harbour with RCMP patrol vessel moorage
Bella Coola Harbour

这篇是追记,下面2018年照片中风景,今天已经不再有,那远处立在水中桩子上巨大的铅色的建筑,原是贝拉库拉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John Clayton在20世纪初建立了一个罐头厂,之后卖给了BC海鲜包装公司(British Columbia Packing Company, or BC Packers)。这家罐头加工厂原是西海岸上最大的一家,到90年代初才终于关门。铅色建筑又被称为老罐头厂(Old Cannery)原是渔民们晾晒和储存渔网的巨大仓库。2019年6月27日晚上被人纵火焚毁:

Bella Coola Harbour with Old Cannery Building in the background, the building since was burnt down in 2019
Bella Coola Harbour in 2018

而Nimpkish小渡轮,出生于1973年,在为公众服务四十多年之后,于2020年9月20日正式从BC渡轮公司退役,转向民用。我们有幸在2018年乘坐这艘小而结实的渡轮,也算是很幸运了。当时站在码头上向它挥手告别,没有想到会就此山长水远不再相见:

从这儿往Clayton Falls瀑布不算远,往前开30分钟不用。路上注意看左手边的路标,并注意在岔路口选右边的路,其实很容易错过:

Trail sign of Clayton Falls
Clayton Falls trail sign

我们走错路了发现自己一路吃力地开车往山上走,路越来越陡越来越窄都变成了石子路,还好当机立断小心翼翼地倒着车下了坡。错过蓝色路标且一直靠右走的话路的尽头是木材加工厂的海边木头贮存地,之前有个小小的海边野餐区,据说熊很喜欢在这儿出没。

好容易掉头走回正确的路,瀑布在右手边:

Clayton Falls cascading down
Clayton Falls
Clayton Falls running into creek
Clayton Falls

个人觉得,这个瀑布其实不需要特意走一趟,但是,之前开错路往山上走的那条徒步道倒是不错。

回到码头拿上洗好的衣服回到Bella Coola 村吃午饭,先去游客服务中心兼Copper Sun 艺廊订各种活动。这是艺廊兼游客服务中心,只在夏天开放:

Nuxulk面具艺术以明亮的黄色蓝色红色黑色为主,使用铜、金、银,很有特色。奈何囊中羞涩,看过就当作拥有了。很后悔没有提前预定,果然遗憾地发现,划艇观熊、图腾柱步游、巨杉森林游、Odegaard瀑布徒步游等等不是已经售罄就是时间跟我们已有的观熊游冲突。但美眉工作人员让我们稍等她去给导游兼老板打电话,然后回说,刚才有另一对夫妇打算订大熊雨林石刻岩画游,问我们有没有兴趣,如果有的话,导游可以另开一团给我们四个人!哎运气呀运气!下午一点半的!

飞快地到对面Village Inn吃了久违了韩式铁板餐,真是香喷喷超级下饭。

Copper Sun Gallery 和Copper Sun Journeys都是当地原住民Nuxalk族人经营的。Copper Sun Journeys提供原住民文化之旅,我们参加的是Petroglyph Tour。先是坐上他家专用的车子开往族人的神圣山林,他们相信这儿是神迹之处,一直有祭司家族守护在这里,未经族人允许,不对外开放的。导游Clyde先对着山林祈祷,请求允许带客人到访:

Tour guide Clyde asked for ancestors permission to allow him to bring the visitors into the sacred forest
Clyde from Copper Sun Journeys asked for permission to bring visitors in

山脚溪流旁就是入口处了,有熊喜欢吃的多刺的Devils Club,也是原住民的药草:

林深之处埋藏着创世纪的故事,山脚下,这块巨岩曾被树根层层包裹,清除后露出了祖先刻在石头上的警示,但大熊雨林潮湿的空气和肥沃的土壤让新的树再次抱住了大石:

giant boulder with petroglyphs covered by young trees
Boulder with petroglyphs

树根纵横交错着的爬山路,有些崎岖,不算太陡:

trail full of roots from the forest
Trail covered by roots

沿途,导游时不时停下指给我们看小径旁那些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大石头,走近了看,才知道它们上面刻满了各种图案,有太阳、月亮、星辰、青蛙、山羊、渡鸦等等:

来到一处稍微平坦的地方,有一汪池水,他说,这附近是族人千百年来举行祭祀以及各种神圣仪式的地方。雨林植被总是飞快地生长着覆盖着一切,然后他们一点点地清除,把露出来的石刻的故事代代传下去。他告诉我们造物主和四个木匠的故事、渡鸦和太阳的故事、狩猎和传统仪式的流程等等。石头上刻着的,最新的都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

我发现很特别的是,他们许多创世纪故事和我们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们的太阳月亮以及三足乌,和我们三星堆三足乌形象极度相像。Nuxulk族人相信自己是渡鸦恶作剧砸碎了造物主的水晶球发出的巨响声变幻而来诞生的,他们认为自己也是远古时代从遥远的西方国度按照四位守护木匠的指引迁徙到这边定居的。

The creation story of Nuxalk People recorded in the petroglyphs that have ravens, sun, and wisemen
The petroglyphs of the creation story of Nuxalk People

我们的导游本身也是学者,他为了寻找族人起源去过亚洲,他个人认为他们的起源与古老中国有各种关联。

我们在池边停留时另一位导游Chris带着中学生们也上来了。他真正的身份是现任族长。所以,我们很幸运地又接着听他讲解一部分东西:

我们快下山时遇到了Chris的继父Brian,他是族中长老祭司。老先生已经年过八十,几乎每天都爬山上来清理小径并维护那些石刻。看到我们这两张亚洲人的脸有些惊奇,大概华人很少体验这类文化之旅吧。他客气地问,你们来自亚洲么?我说,我们二十年前移民加拿大,现在住在温哥华呢。他就说,那也是很远很远的地方了。然后跟Clyde说了几句,Clyde转头对我们说,Brian说,来一趟不容易,他可以为我们做个Smudge(点香熏烟祈祷辟邪净化仪式),问我们要不要。当然大喜过望呐!捎带着另一对夫妇呢。

就站在池边,他拿出一个鲍鱼壳,放上一些药草,点着之后用白头鹰羽毛扇着烟往四个方向去,然后轻声说,感谢四方神灵给族人带来繁荣,感谢神灵带走不好的运气,祈祷神灵赐给这些旅人一路平安归家,说最后这一段时示意大家靠近一些用手掬住烟拍向自己的脸、头和肩膀。

祈祷平安喜乐原是世界大同,我们真的很幸运,参加了这个文化之旅,还收到原住民真诚的祝福。心领了。

原本预计闲散的一天,最后很充实地结束。我们决定去Hagensborg的Mountain Lodge吃晚饭,他家餐厅属于这一带差不多是最好的西餐厅,仅次于Tweedsmuir Park Lodge的了。小村并不是人口众多的地方,餐厅很有限,如果不打算吃快餐那么吃来吃去就几家餐厅,好在都还不错。

夜晚四周漆黑一片,站在院子里仰望夜空,星星格外明亮,周围开始听得到秋虫呢喃,提醒我们观熊季的到来。

(未完待续)